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隨寫] 腳趾甲謳歌

曾經與霉菌和迷人的臭氣相依

溫柔擁吻拇指的厚繭

你環島旅行蹭出來的


還有月牙灣的笑

是最健康的給予


曾經以為一輩子

用血與肉黏合著的

在子宮裡就約定好的


即便我灰去

我崩裂

我碎


所有的前提都是你的主動傷害

因為癡隨你狂奔

迎接你撞擊

太熱情滿身青紫色的印記

是的


終究傻傻糾纏你的神經

(好像偷牽小手的第一次約會)

冬日的樹梢的殘葉

十年以上的3M掛鉤 (曾負荷過重的情感)

就要斷裂的弦

園丁無情的扯住雜草的根

你是園丁


就讓我們慢慢疏離

漢森與葛萊特灑麵包屑似的慢慢剝落

(我還想找到回家的路)

這樣你就不痛

也不會流下任何血


然而你總是太性急

就像差點跌下山谷的那夜

我承接了你的死去


你就揪著我的髮 我的手臂 我的

指甲


摘取禁果的畫面

被什麼液體

污得模糊不清






掉落
繼續閲讀
  1. 2009/08/25(火) 19:30:38|
  2. [血果字]詩
  3. | 引用:0
  4. | 留言:3

[燈光] 伸出手



伸出手


如果可以將想念封印在掌心
什麼方式

一個樂句貼住脈搏
耳朵漂浮於心跳
你的風是我的海洋嗎

有下述三種
忍不住地回頭與
佇立著的顫抖背影

那該是最後的抉擇

吻落掌心
用手撫過你的臉

希望那熱度能將吃驚的表情
完 全 複 印
  1. 2009/06/24(水) 20:33:11|
  2. [血果字]詩
  3. | 引用:0
  4. | 留言:2

[咕嚕] 雨咒

DSC00163.jpg

一樹九重葛橫在路邊
缺乏營養的桃紅正在
抱怨雨天

那是放學回家的事了
而我預見

操場的草將會更長
灰色的窗簾環起天空
所有的花自憐地抽高

不、不說綻放

什麼時候抓到一隻攀木蜥蜴
我要讓牠再咬一次
我的手指

像當年的傷
  1. 2009/06/02(火) 19:53:35|
  2. [血果字]詩
  3. | 引用:0
  4. | 留言:0

[詩體] 乾嘔


乾嘔


用胃酸簽字
因為唾腺萎靡
眼白滲紅
水晶體再凸出來一點
就要掉進馬桶了
有人似乎勒住肺臟的
韁繩
發臭的靈魂
卡在鼻孔出不去

這樣我要如何投稿呢?

當全身上下膿汁沸騰的時刻
終究只吐出了這個

發餿的問題

題目:詩詞散文 - 部落格分类:小說文學

  1. 2009/05/21(木) 21:48:57|
  2. [血果字]詩
  3. | 引用:0
  4. |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