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我回去了


http://normalbreaker.blogspot.tw/

我回去我最一開始的部落格了,可以從這邊進入。
  1. 2012/06/09(土) 04:52:28|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0

[飛行] Left everything for you , then I left.


鯊首:

  有彩虹在窗外等我,的確,我是該離開了。
  如果你始終無法相信或者承認我的一切,那麼再多再多的解釋也沒有用。

  你一定認為我是要跑到魚者那裡去吧?

  有點可笑啊小鯊......從我星期一一答應跟你在一起後,你就開始妒魚者,你忌妒他認識我、理解我、還努力不懈的一直跟隨我(老實說我覺得他比較像變態跟蹤狂),但事實上呢小鯊......這幾天來你每天每天提他,還趁我出門時跑到我家偷開我的MSN好查看他的狀態跟歷史訊息,即使我跟你說過無數遍「媽的我MSN名單上除了魚者還有鰈仙、魟詐、雕蟹等等等加你總共三百六十五個人,我連點都沒點他過你是在怕什麼啊!」,你還是一抓到空檔就死瞪著電腦。我看你還比較在乎他吧!我幾乎要懷疑你跟他有什麼不可告人的關係了,哈。

  要不要我給你他的手機啊?098.....算了,不玩了。

  你們抓的太緊、抓的我好疼啊.....小鯊,我彎曲的脊椎承受不了更多傷害了,我已經退後太多太多,離通往天空的那扇窗太遠太遠了。

  為什麼不論是你還是魚者都不懂呢?我們從來都不是對方小魚缸裡的氧氣泡,從來都不是。我不能提供你們生存的意義,不能教導你們呼吸的方法,不能給予你們存活的動力。
  我只是一個很單純的存在。

  我存在著,然後為存在而覓食,接著讓時間終結這份存在。

  週而復始,一次又一次的沒有任何變化,我不偷懶,忠實的去執行這份「維持存在」的工作。

  然後你們把我當作什麼?一個救贖?一個改變的契機?甚至是一種毀滅?

  我、不、是!

  我只是想......應該說我曾經想,好好的找一個人一起存在著,即使他得離我很遠才不會被毒液侵蝕,即使他得忍受我一次又一次的消失。

  我期許那個人能明白何謂真正的「共存」,當他抬起頭望著我飄忽而過的巨大黑影時,不會感到寂寞。

  不過經歷過你的事後(魚者就別提了,他從來沒有好好去思考過,他唯一會做的就是花太多力氣在不會有回報的事上,直到氣力耗盡),我決定放棄了。

  你們會因為我的放棄而放棄我嗎?  
  
  哈哈......

  欸小鯊,突然想起禮拜二晚上你牽著我的手衝出門去淋雨,我的每個眼睛都泡的濕汪汪的,很舒服,欸小鯊,那個時候怎麼會這麼快樂啊.....

  .唉,不說了。

  彩虹在窗外等我,我走了。



                               蝦人
  1. 2009/10/08(木) 05:14:03|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3

[不行] 我不能


熠:

  我覺得我整個情緒都爆發出來了,不能控制,不知道怎麼回事。
  我覺得我現在不能不能不能不能做很多事。
  我覺得自己沒辦法談戀愛。
  我覺得自己沒辦法讀戲劇系。
  我覺得自己是個情緒失控的大混帳。

  好痛苦.....

  絕對不能有"為了什麼可以把生命都奉獻"這種想法,這是非常危險的。
  我還不夠完整,我還有好大的缺陷--
  哭、哭、哭、哭、哭、哭、哭、哭
  可是其實沒有任何人能真正解決你的問題。
  所有人想聽到的都是笑聲,都是開心的話語。
  大家都想開心。
  你必須自己去解決這種莫名的悲傷。
  手足無措的在房間發抖。
  混帳,為什麼要這麼認真。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迷宮要面對。
  我現在的確是陷在迷宮裡走不出來了。
  I must come down.

  好,不哭了。

  我知道我得認清一個事實,我必須,我ㄧ定要。
  人到最終都是孤獨的。
  孤獨的孤不是被孤立的那個孤。
  而是一種最誠實的、最初的狀態。
  
  必須面對自己。
  
  1. 2009/09/12(土) 23:55:58|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3

[早安] 起床了


熠:

  早安,現在是七點整(基本上是六點五十八分)。
  新買耳機中傳出的音樂是Mew的Comforting sounds,啊,剛播完要換下一首。
  在偏美的夢中醒來。(如果夢可以用刻度來衡量,壞--美,大概就是偏右的那種。)
  是什麼夢呢不想告訴你,但是我個人很喜歡。

  就像泡沫一樣。

  Diamond Dream,現在唱到這個歌詞。

  我們得樂觀活著,活得有自信且昂首闊步面對未來,最好很有勇氣,不畏困難跨越阻礙等等等.....上述只是一些正向的形容詞。
  光譜的話就是在紅橙黃如同朝日如同夕陽的那一端。

  我昨晚(也許只是今早)做的那個夢並沒有那些顏色。

  它帶著一點點小調似的憂傷(曾經在一篇未完的山獄文中用到這句話,有夠皮卡),被安裝藍綠色濾鏡的中性畫面,溫柔的刺激(洗車的泡沫濺到我們身上,然後開心的笑了),在那之前是怎樣的猶豫拉鋸思考也都不重要(前段的夢偏紫色),總之最終回歸到一種...嗯...

  時光終結的憂傷喜劇?

  但那又彷彿是無止盡的下去,只要我不醒來,不起床,就會繼續彩度亮度正常的放映下去。
  這樣說好了,決定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是一個.....句點。又像是鋼琴曲最後的和弦,重重兩隻手一起敲下去不踩柔音踏板延長的那一種。

  就讓所有的煩憂、不安、恐懼、焦躁、缺乏安全感終結在這一刻。
  我親愛的晨光劊子手。

  總有一天是不是能說出那句話已不重要,就像誰說的,以後不重要。

  伴隨指針移動的每一秒其實都在終結什麼,tick ,tick , tick,像不像刀工很好的廚師快速將紅蘿蔔切丁時發出的聲響?

  蜘蛛網結在角落,蝴蝶死在陰影下,天空被建築物分割,音樂在耳中迴盪。
  生存著,生活著,呼吸著,心跳著。
  一條事實上並不筆直的道路。
  交錯的人影。
  誰。

  Why are we so alone even with company?

  剛剛飄過去的歌詞。

  因為終結的每一刻都是逐漸被切碎的聯繫,如果你因為時間久遠而忘記緊緊握著的話,就會從拳頭中的縫隙灑落,回頭的時候,會發現那些粉末成了一條溯回久遠時光的道路。

  那條路只有你一個人能走。

  把曾有友人出現的夢歸類。
  
  阿聞出現時通常我在現實生活中面對某種必須處理的情緒,好的或壞的,糾結或寬心的,她的出現總是很自然,彷彿一直就在那裡,通常是校園的場景,但偶爾也會出現在奇怪的旅遊景點,就像個NPC,說話時就開啟了接續的劇情。

  阿喵出現時我現實生活中似乎正面臨某種抉擇,某種重要的時刻,我跟她在夢裡總是約好在某個地方見面,有時候要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見到面,有時則是見了面後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能分開,而那些畫面通常都美得很超現實。

  阿V出現的夢則比較渾沌,應該說我精神狀態比較燦爛的時候,因為那些夢通常都很詭異沒邏輯而且....挺搞笑的。她在裡面的作用應該是指出「嘿,你正在做夢」的實際角色,通常夢到她的時候我都快醒來了。

  母親出現的夢都偏憂傷,不是壞夢,只是一些讓人暈眩的夢。
  弟弟很少出現在夢裡,但偶爾出現都是惡夢,關於失去。
  父親出現的夢也是超古怪的那種,通常都是以嚮導的姿態要帶我去某個地方,但我好像都沒有成功的跟去。

  阿囧、貓奈、老大、佳穎在我夢裡是屬於同一系的角色,通常一起出現,常常帶我一起去奇怪的地點,那些夢都很歡樂很開心,我很喜歡。

  至於最近常常在夢裡出現的那個人,有他出現的夢都是偏美的吧,就像今天,有種很夢幻、彷彿可以停格在這個畫面不要動的那種電影感。


  夢就是把幻想實現的場所吧,我想。  


  我喜歡作夢也不喜歡作夢,但不管喜不喜歡。
  我都得起床了。


  早安:)
    


  現正播放的歌詞:

  Sun will rise.  

  
  1. 2009/08/28(金) 07:42:30|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3

[點頭] 給你們的



给你們:

  昨天我十八歲了,我很快樂。
  應該是會給每一個人好好一封長信,所以在這裡就大略說一下我的心情。
  那疊明信片跟外文書、那個鑰匙圈跟小文件夾、筆記本和美麗的照片、聽說有三十公斤重的神秘禮物、睡前都會再翻一遍的繪本、還沒看見的賀圖、還有你們。
  你們就是我的禮物(笑)

  PTT未成年看不見的版我現在都能進去了,昨天也喝了啤酒(好難喝),現在做壞事再也不能減刑了XD。

  但是我知道我會陪你們度過十九歲,你們也會陪我度過接下來的好多好多年。

  希望一輩子欠來欠去,誰也還不夠誰。

  CHEERS!
  1. 2009/07/13(月) 21:55:37|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1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