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隨寫] 悶

我要記下來剛剛幾個夢中的關鍵詞,以後寫作可以用。

船。坐輪椅的老太太,髮已白,消瘦,船長。無時無刻都在證明自我的女孩,金髮馬尾,罵髒話,大膽,喜歡男孩。迷人且慵懶的男孩,黑卷半長髮,手長腳長,有點花的感覺。凱蒂佩芮。黑髮女孩,疑似跟前面的那個男孩有了孩子,等待。

千萬不要問我我在悶什麼。

我只是悶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在鍋子裡。

沸騰。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實在是.....

太麻煩了(趴)



我要麻醉腦袋。
  1. 2009/08/31(月) 19:05:13|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糟糕] 雲好低好低就要壓下來了

  其實能力不夠還不足以給予。給予只是強制性地希望獲得什麼。會在被窩哭泣的人不夠堅強。很快地就要被拋棄了,因為一些不小心展露出來的尖刺。牆壁上長滿了嘴巴對我說對我說,你只是逕自往前衝,自以為還有人陪在你身邊,等到達某個折返點時才發現誰都不在了。

  是不是因為太閒只能胡思亂想啊哈哈。

  我的存在價值決定在我書寫的瞬間。我書寫什麼來決定自己。現在不小心往灰色的方向走去了該怎麼辦?因為不夠堅強希望聽到溫柔的話語。

  曾經有人跟我說,那是因為你對我好所以我得這樣回報。

  如果我什麼都不幹那麼是不是就會被棄置在某個角落,例如某個老師問過的問題「什麼樣的人才是有價值的?」

  那個時候我很堅定的回答:「只要還有任何一樣事物需要你,你就是有價值的。」

  老師那個時候自己修正為「被社會需要的人」,但我的意思不是這樣的,我的語意很明白,就是只要你被需要,你就為此而存在。

  因為父母還需要你的連繫,所以你就因此存在。

  因為戀人還需要你的眼睛,所以你就因此存在。

  因為在桌上的那盆植物還需要你去澆水,所以你就因此存在。

  然而,可不可以有不被需要的選項呢?

  如果沒有任何人需要你了,那你算個什麼東西?

  嗯?
   繼續閲讀
  1. 2009/08/26(水) 19:35:08|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所以] 在一場大雨之後





好久沒有隨便亂寫了。 繼續閲讀
  1. 2009/08/09(日) 21:39:29|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也許] 今天的雲是從天堂複製的







   繼續閲讀
  1. 2009/07/27(月) 23:17:00|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一段] 我們的生命消失在思緒與動作之間

  
  生命在每一刻都被給予了轉機,我們的確有權利能選擇要往哪條航路駛去。
  腦子一直在轉著,尤其是處於如此空白的期間。
  有個直覺告訴我現在不能寫任何雜有野心成分的東西,因為就算寫了整體的架構到了後面還是會崩塌。而且也沒那股衝動要寫。
  不再像以前橫衝直撞,也不再像以前看到什麼就大笑、看到什麼就大哭,如果用PS的術語來說,就是同樣的一張照片,只不過色彩濃度調低了百分之二十。
  徐志摩,對,就是那個會輕輕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眼鏡男。如此感情豐富如他,竟在生命後期的某個時刻抱怨生命無趣。

  彷彿什麼都感覺不到。

  於是這樣動不動就世界末日的青春期似乎永遠不會結束,但其實不然。

  幾乎每天都在凌晨四五點爬起來,瞪著逐漸張狂的辰光發呆,看著黑夜縮得越來越小,白天放的越來越大,然後感覺自己的心情結成像潮濕奶粉般的塊狀。

  我在思考一些在生命中的關係,過去式、現在式、未來式。

  走去圖書館的路上看到靜思語這樣寫:要提起就全部提起,要放下就全部放下。喜歡這句話,雖然不否認生命有提一半的可能,但是心懸在一半就等同於一直處在雲霄飛車要墜下的那一刻。年輕人性急,似乎永遠只能接受最極端的可能,而無法長時間享受曖昧的美好。

  波赫士、馬奎斯、卡爾維諾,三種不同風格的魔幻寫實,個人接觸後的觀感是:時間魔法、家族詛咒、如果圖書館。

  關於時間魔法:

  當處於現在象限的自己碰上過去切面的自己,在未來的某個時刻,進行了一場對談,充滿不確定跟確定,試探跟疑惑,已發生跟未發生的碰撞。

  關於家族詛咒:

  那些在不同身體卻流著百分之幾相似血液的靈魂裡,有什麼是一樣的,有什麼是不一樣的,你的父親遇見的事情或許是小孩子的奇幻歷程,小孩子接觸的人事物(如此平凡),卻是生活中最大的波瀾。

  關於如果圖書館:

  並不是在嘗試有哪幾種可能,而是去挑戰能創造怎麼樣的可能。ㄧ本永遠看不完的書、一座又一座存在或不存在的城市,一個擬人概念的抽象宇宙,一段誘惑,一種愛。
  如果......

  如果要我從這三位大師中選出一位最喜愛的(基本上我也不能這樣做啦,因為我根本沒看過幾本他們的作品),毫無疑問會選卡爾維諾吧。

  並不是因為還年輕,所以有各種可能。
  而是因為這是文學,我們要激發出它的可能。
  看了卡爾維諾才知道文字有這種可能(笑)。

  然後我現在又陷入了哪一種思緒泥淖呢?

   繼續閲讀
  1. 2009/07/03(金) 23:20:27|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下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