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燈光] 伸出手



伸出手


如果可以將想念封印在掌心
什麼方式

一個樂句貼住脈搏
耳朵漂浮於心跳
你的風是我的海洋嗎

有下述三種
忍不住地回頭與
佇立著的顫抖背影

那該是最後的抉擇

吻落掌心
用手撫過你的臉

希望那熱度能將吃驚的表情
完 全 複 印
  1. 2009/06/24(水) 20:33:11|
  2. [血果字]詩
  3. | 引用:0
  4. | 留言:2

[關於] 失去




聽說是某年的作文題目,試著來寫寫看。 繼續閲讀
  1. 2009/06/22(月) 21:12:38|
  2. [血果字]散文
  3. | 引用:0
  4. | 留言:3

[抓住] 像空氣一般自然的存在


熠:

  又過了幾天無所事事的日子。
  之前跟媽媽去吃牛排,問起了自己小時候的事。
  以前的自己,是怎樣的人呢?
  「出去玩總是要衝第一,好像在逛大街似的,任何人都不能跑比妳快。」
  「很活潑啊,拍照都擺很大方的姿勢。」

  喔?那是我嗎?

  想起國中後段到高中前段的日子,那個時候覺得自己超內向、超害怕與人互動,覺得人是一種很討厭很醜陋的動物。
  其實不只人吧。
  一群生物中,總會有一兩隻被排除在外的,雖然我甚少是那個被排除的,但是站在人群中看著那些被逐出群體的個體,總會覺得很疑惑很難過。
  一群人所選擇的道路就是正確的道路嗎?
  而一個人曳著寂寞背影所走出的小道,就一定錯誤的嗎?

  如果給我一條大馬路跟一條小徑,或者,如果讓我有機會能擁抱一大群人跟緊擁一個人,我都會選擇後者。

  一條無人的小徑很舒服。
  一個單純的笑容就足夠。

  所以注定是極端的吧。要不就衝的很前面很前面(像小時候那個狂妄的自己),要不就走的很慢很慢成為最後一個(像某段時期那個封閉的自己),即使自己一個人有點寂寞。

  (畢竟某部份的自己是人來瘋啊~)

  但又如何呢?

  一個人一生中真正能放到心坎裡的朋友只要一定數目就夠了,這樣畢業時我親的人才不會太多導致自己的嘴唇酸。

  當然愛情也是一樣,只要一個肩膀就夠了。

  只要有個肩膀能忍受我就夠囉。



  長長的路,閃著光的未來,思考,走路,停頓。

  我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嗯。


                      冰禽
  1. 2009/06/19(金) 23:11:14|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2

[微風] 中午陽光辣辣的



還不確定你是否也喜歡氣球
路邊常常在發的那種 (反正又還沒聽你說過)

我和你約好 養隻粘人的小貓
和一隻大的溫柔的狗狗

*我們都覺得 成功沒那麼嚴重
做自己反而比較心安理得

如果受了傷就喊一聲痛
真的 說出來 就不會太難過
不去想自由
反而更輕鬆
願意感動孤單不忐忑 (願意感動就是種享受)

生活 生活 會快樂也會寂寞
生活 生活 明天我們好好的過

繼續閲讀
  1. 2009/06/16(火) 21:12:44|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尖叫] Blur warm-up gig!



嘎啊!!!!!!!!!!!!!!!!
最近在噗浪上一直對著gig影片尖叫!!!!!!!!!!!!!

小場地一百五十人!!!!!!!!!
二十八首歌!!!!!!!!!!!!!
衝浪而且內褲快掉的大門!!!!!!!!!!!
超級開心一直偷笑踢腿的葛綿羊!!!!!!!!!!!

喔嘎!!!!!!!!!!!!!!!!!!!!!

可惡我有生之年怎樣都要去看一次模糊現場啦!!!!!!!!!!!!

題目:britpop - 部落格分类:音樂天地

  1. 2009/06/15(月) 19:31:51|
  2. [耳朵樹]Blur
  3. | 引用:0
  4. | 留言:2

[打雷] 墨鏡人類

熠:

  揉了揉眼睛想睡覺了。
  剛剛看見被單的網誌,好開心。
  我想要更簡單的看這個世界,畢聯又讓我朝這目標更進一步了。

  不孤獨嘎,不孤獨。

  雖然總把自己想成是個Outsider,不過其實不是嘎。

  騎著腳踏車逛馬路,吸廢氣,躲太陽。

  繼續前進嘎~~~~~~~~~~~

  加油!


                        冰禽
  1. 2009/06/13(土) 22:33:28|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0

[覺得] 像切起士條一般切開天空

  畢業第二天。母親生日明天。

  伸了第三個懶腰的下午。剛看完一點如夢之夢的下午。

  想打點字。

  --------------

  關於不存在的愛情每個夜晚已書寫得太多,太虛妄,太荒誕。
  不可能真的會有人願意陪你坐在頂樓背對星空灌酒,那種浪漫太過火,也不可能真的會有人在你瞬間寂寞的時候拋出那條絲巾,無論黃色或紅色。
  如果可以,我想親吻每一個我曾經放在生命裡滾動的人的臉頰。
  但我不能。

  結束永遠是新階段的展開,像紅毯的盡頭並不只是幸福結局,還有另一條踏往墓園的小徑在蔓草中不斷延伸。

  我轉動肩膀,凝視著空氣發呆,試圖讓自己不平凡。

  自私的生命中所能渴求的不就是那一點點的注視?家人的眼睛、好友的眼睛、陌生人的眼睛、喜歡的人的眼睛、路過動物的眼睛、宇宙未知的眼睛。

  然後,自己假裝什麼也沒看到。

  打開一扇窗讓風跑進來。有灰塵,有煉油廠的氣味,有車潮的繁瑣,有人。

  誰在意誰看見了什麼?
  誰在意誰聽見了什麼?

  在一片寧靜的畢業典禮中,真正哭泣的原因是什麼?

  (與每個人都靠的好近卻又離的好遠)

  如果在每個人都坐著的時候突然站起來,那又會如何呢?

  (黑白分明的眼珠直視著仍在進行典禮的台上)

  嘿,說句話吧。

  (一場爆炸或一束花,都會馬上改變這整個狀況)

  嘿,閉起嘴吧。

  (情願一輩子一廂情願?)

  我想要一大桶冰紅茶。

  (倒在荷花池裡,讓綠色掐死你)

  世紀末的天空將會是優雅的珍珠灰。

  (摀住眼睛什麼都看不到)

  自殺?

  (張開嘴巴把能吃的都吃了)

  不行啊。

  (我想要弄出一齣會讓人哭的劇。)

  把票放在櫃檯,你們會去領嗎?

  (那齣劇最好讓人想到死亡,但不至於去死。)

  還是撕碎灑進馬桶裡?

  (主角是你們,配角也是你們,當然道具跟背景都是)

  抽出一張中了七億的彩券吞下去,哈哈。

  (最終幕的時候我要點一盤還在流血的眼睛......)

  喔,頭開始痛了。

  --------------

  算了,我已經懶得攻擊了。
  就倒在地上任憑系統音大喊KO吧。

  其他的,就等該來的時候。

  當然不只我的未來就是。
  
  1. 2009/06/12(金) 18:42:15|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4

[聽歌] 我想去世界的角落遊走




1.下大雨

  被雨聲吵醒,潮濕是一朵從熱帶雨林茁壯起來的花,肥碩的六片花瓣無限伸長,包住了每個躺在被窩裡快要窒息的人類。
  「你知道為什麼我們需要睡眠嗎?」昔羽歪著頭向鋼琴上的陶瓷貝多芬像發問。
  貝多芬不語。
  「啊,我都忘了你聽不見。」昔羽抓了抓頭,有點不好意思的說。

  而貝多芬在閃電掠過房間的時候用誰都聽不見的音量說了。

  「因為想暫時遺忘現實。」


2.電風扇

  很多事情是不能說的你知道嗎?
  當我面對著左右搖擺的電風扇,總會有股衝動想要對它大吼。
  因為知道聲音會被它的轉速扭曲成格狀的聲波,或者斷訊的收音機,一次一次地在說與不說之間彈跳碰撞。
  
  山本不能說的事,例如說他可能根本不想成為黑手黨人而只想待在日本繼承壽司打棒球。
  獄寺不能說的事,例如說他也許非常非常非常喜歡山本可是卻只能抽根菸皺眉。
  我不能說的事,例如說--

  例如說那些夢,悶到快炸開的心情,忍不住想哼歌或傻笑。

  很多事情是不能說的你知道嗎......


3.控制閥

  不懂。
  定義某些感覺。

  資訊接收器,警示燈閃爍許久。
  色塊接收不完全,壓力量表上下不定。
  眨眼、眨眼、眨眼。
  說話、說話、說話。
  呼吸、呼吸、呼吸。

  明天去游個泳吧。




  
  1. 2009/06/04(木) 23:16:32|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3

[天空] 積雨雲與夕陽



有人說我的網誌太悲情XD,那今天寫開心一點的。


  遮著眼睛讓黑暗溫柔地覆蓋著你,像一條夏日專用的絲質涼被,聽說擁著它入睡就能安眠。我希望有一天能抱著這樣的被被睡去(當然我從小抓到大的那條破被被也很棒),因為最近實在睡的不怎麼好。
  不管好夢噩夢,都讓人心跳加速。
  但是幸好是夢呢。

  每天都能被某些聲音吵醒,弟弟出門時不小心太用力關上的撞擊聲,媽媽走進浴室洗臉刷牙的聲響,電風扇的嗡嗡聲,很遠的角落傳來的鬧鈴,我自己超速的心跳。
  張開眼的瞬間,身體總是位移到跟昨晚完全不同的地區,棉被早就被踢到床下,肩膀痠疼著似乎在報復連晚上都讓它不得休息的我,頭鈍鈍的但思緒很清晰。

  清晰的就像今天從雲朵裡破出來的藍天嘎。

  家裏,公車,學校,忙碌,晃蕩,午憩,奔跑,蹲坐,談天,沉默,笑。

  我還能擁抱這樣的日子多久呢?在畢業前夕總這樣想著。

  但是今天突然明白似乎時間長短不是什麼問題,因為我的記憶力很好,會把這一切收到抽屜的最底層,在某天聽到什麼音樂或撞見什麼文字或遇見什麼人的時候,就會通通重回指尖嘎。

  今天是喜歡笑的一天。

  啊,還有一點很舒服的藥味。
  1. 2009/06/03(水) 20:20:56|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6

[咕嚕] 雨咒

DSC00163.jpg

一樹九重葛橫在路邊
缺乏營養的桃紅正在
抱怨雨天

那是放學回家的事了
而我預見

操場的草將會更長
灰色的窗簾環起天空
所有的花自憐地抽高

不、不說綻放

什麼時候抓到一隻攀木蜥蜴
我要讓牠再咬一次
我的手指

像當年的傷
  1. 2009/06/02(火) 19:53:35|
  2. [血果字]詩
  3. | 引用:0
  4. | 留言:0

[寫信] 你可以吸著廢氣,然後嘆息





熠:

  你好嗎?
  搬到新部落格之後第一次寫信給你。
  最近每天每天過著算充實也算頹廢的生活,充實的是畢聯會偶爾沒時間偶爾太空閒的拍片工程,頹廢的是回到家之後對著電腦拋出黑眼圈的剪片工作。
  好久沒寫一篇算是文章的東西了。
  現在在聽的音樂是Mansun的現場,與他們激昂的節奏不同,我打著字的速度像一部即將送入報廢廠的老爺車,呼、呼,你聽到那個就要過熱的引擎聲了嗎?
  拿著攝影機,在大街上奔跑著、慢走著、蹲伏著,摩托車跟卡車呼嘯而過,在眾人周邊形成一層厚厚的灰塵帶,讓每個人都看不清楚對方的表情了。
  熠,我跟你說,我曾經試圖每天都讓自己活的很快樂,可是每一天一定會有一件事情讓我,嗯,算是憂鬱嗎?
  就像在剪片的時候,我總喜歡把色溫調成日光燈的冷藍,再用一點損壞畫質的刮痕與跳點,你知道嗎,加了這些濾鏡之後,整個畫面就會變得非常不真實。
  我常常活在那種不真實中,用那些濾鏡看著這個世界。
  為什麼要出神呢?為什麼要自溺?為什麼要盯著遠方?為什麼要盯著自己的鞋子看?
  如果拍到一半的時候就往後倒在人來人往的街上,會不會頓時就離開這個灰色的宇宙?
  
  欸,熠。

  為什麼我一定要覺得非常非常寂寞不可?
  (可是你也知道我對這種寂寞是又恨又愛)

  腳上的瘀青又多了幾個,臉上的痘痘侵蝕到了下巴,頭髮變成瘋子般的長--

  揉著眼對車窗反射出的影像問,嘿,你今天又默默地看著誰?又望著沒有藍色的天空嘆了幾口氣?是不是又在做無謂的搞笑時候突然想抿起嘴什麼都不說。

  熠,你跟灰最近過的如何呢?

  (摀著心就是最舒服的沒感覺)
  (喔,那你一定快死去了。)

  阿V說人一個人平均需要十四個擁抱,那其實我一個都不需要,我所需要的只是躺在地上慢慢閉起眼發呆就夠了。

  Outsider,異鄉人,皮卡丘,盲,停止呼吸,脈動,咬唇,哭。

  沒有誰能真正了解誰的,不是嗎?

  現在Mansun唱到Wide Open Space了,讚逼逼的好聽。

  我要當個頹廢的文藝少女,怎樣,我要把自己弄得很狼狽,怎樣,我要用世界盡頭的地平線上吊,怎樣。

  熠,就像你在國中跟我說的那樣,總有一天會牽住灰的手不再放開,而我呢,只能抓住自己被汗浸濕的頭髮,瞪著遠方。

  自憐的說(鬼勒),你看,根本不會有人會喜歡我。

  那是灰曾說過的話。
  那是你曾說過的話。
  
  好吧,我得讓自己變得更忙碌,這樣才會停止思考(笑)

  熠,替我向灰問好,即使他已不在。

  愛你們,愛我。



                          冰禽
  1. 2009/06/01(月) 19:14:26|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