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D/G] We all got lost


  Damon盯著粗框眼鏡後那擬礦物型態的爬蟲類神情看,即使戴上眼鏡的Graham他已經看過好幾億遍了,偶爾還是會覺得非常神奇。根本是不一樣的人嘛。
  算了,在想什麼啊?自己真是醉夠了。他靠向Graham的肩膀想休息一下,正在忙著開另一瓶酒的Graham沒空理他,於是Damon決定閉上眼睛了。

  自從那次爆炸性的吵架過後,他很久沒這樣倒在Graham的肩頭了。

  就像Universal裡他扮演的那個「被修正過」的角色,他以極度緩慢如電影停格到極致的速度一滴滴一滴滴地把眼皮拍鬆,直到睫毛與之陰影終於相疊,他才沒力氣般地放開意識的繩索,摔入黑暗裡。

  Graham早就把剛打開的那瓶海尼根喝完了。他咳了一下,用手背抹去嘴邊的泡沫。






Blur-Coffee&TV




We all got lost.  BLUR同人 Damon & Graham




  膝蓋屈起,壓縮所有彈力進入關節中心,在Dave還沒敲鼓的時候,在Alex尚未撥弦的時刻。Damon以這樣的姿勢等待著,雖然以實際的時間刻度來看只有光速般的零點零零不知幾秒。
  他聽見──不、是看見那種廉價玩具店賣的彩色彈簧大量地從架滿熱燈的舞台上方爆雨而落,因為太過專注,眼睛像兩顆綠色的小圓磁鐵隔著鼻樑被吸到了正中央。
  按鈕啟動,小腿肌肉瞬發,觀眾發出歇斯理底的叫喊。
  對,就是Graham的撥片暢快刷過琴弦的那一瞬間──他一直在等待的,這強烈對比、熾熱光彩的瞬間。
  
  這首歌是什麼?他沒注意到自己口中的「Street's like a jungle. So call the police.」只是逕自在舞台中心跳躍、旋轉、衝撞,如一臺失控的吸塵器。
  那個當下他想的只有跳高一點、再高一點、跳到他媽的該死的高!
  就在Damon的靈魂要被來自無限宇宙的詭譎絲線釣上去之前,Graham的合聲像某種過度粗暴的力量一把抓住他的心臟,用力地將Damon扯回地面。
  Damon拿著麥克風頹倒在地,閉起眼繼續詠唱。
  是的,即使那幾聲貼在Damon嗓音之後的「Girls who are boys .Who like boys to be girls .Who do boys like they're girls .Who do girls like they're boys .Always should be someone you really love.」如他主人般擁有那種太過安靜的清淡,它還是結結實實地給了Damon爽痛的一拳。

  『你覺得這詞怎樣?』Damon把桌上一只被凹得皺爛的牛皮紙袋翻過面,附上一支快沒水的筆推到Graham面前,Graham推了推快滑下來的黑粗框眼鏡,面無表情地接過那些字。
  『……』Graham說──欸,不對,Graham他說什麼啊?

  Damon有點生氣地敲起自己腦袋,不是會讓人發痛發疼的那種力道,而是站在懸崖之前的死神助手才能抓到的時機──趁你猶豫之前把你敲進萬劫不復的華麗大地獄。
  現在輪到吉他手獨奏,他感覺自己的右方暈來一陣又一陣的能量波,像是英國春天從泥土裡傾力而出的石南花,那些歪斜扭曲的電子噪音,天才!每刷過一次弦就是一朵該死撲鼻的芬芳──這簡直比幾個月前Liam他們在抽的東西瘋上一百倍。

  對,對、對──那個時候Graham他的確什麼也沒說,只是用這樣狂躁的吉他聲回答了Damon,還配上一個從僵硬嘴角裡綻放出的彆腳微笑。那個笑會讓戴著眼鏡的Graham瞬間回到沒戴眼鏡的時候。


  那個充滿生命、充滿情感的Graham。就像好久以前那樣。

  Damon的視線再度往上吊,覺得自己也許又要失控了。他走到左方拍了下Alex的肩,悄聲說了句「接下來就靠你的電臀撐場了,唷。」
  Alex大笑了幾聲後就邊撥弄著貝斯邊緩緩轉身,黑色西裝褲下的電臀扭了好幾個輪迴。台下的觀眾發出興奮的尖叫。

  在眾人被貝斯手的即興表演吸引之際,Damon蹦蹦跳跳的來到吉他手的身邊,攬住他的肩在頰上用力地印了一個吻。時間久了點但是沒關係。

  Dave像是要抗議自己的沒戲份似地打了一聲響鑼。



  「Damon?不是要討論新歌的事?」Graham把剩下一點點的酒汁倒到Damon臉上,他心想如果這樣Damon還不醒的話那他自己也要睡了。
  他盯著仍然閉著雙眼的Damon,撐著下巴在他耳邊來了一段醉鬼式的胡言亂語想激他回嘴。而Damon只是咕噥了幾聲。算了。
  Graham伸了個懶腰也倒在Damon身旁,數著那傢伙從來不離身的彩色串珠項鍊(自己的那條還放在郊區的家,他最近越來越常忘記戴),想要藉此讓自己也陷入夢鄉。但Damon幾天沒刮的鬍渣刺得他發癢,Damon似乎也很不舒服的掙扎了幾下,Graham這才想起自己也很久沒刮了。
  是多久呢?從Damon被Justin甩了之後?不對,那好像太久了,還是Damon邀他去喝酒之後?鬼啦,那是他們兩個九年級時候的事情,還是那是吵架之後……Graham揉著眼沒有太認真的思考著,順手把眼鏡脫到了一旁。
  他又瞥了一眼在旁熟睡的Damon,試圖彎起嘴角弄出自己很久沒試過的微笑,但是失敗了。他嗅到一股燒焦爆米花似的煩躁味,不知為什麼他突然想放聲大吼,但是他沒這樣做。不久之後,他就面向天花板抓著Damon的項鍊瞬間沒入水中般地睡去了。
  


  Graham轉開水龍頭搓了搓手,順便把水潑到自己的臉上。當他再度抬起頭面對鏡子的時候,他看見了一群人繽紛歡快地衝進廁所。
  對Graham來說,那的確是一群突兀的闖入者,他們過度鮮豔的色彩在這位於公立國中偏僻角落的灰階男廁顯得太熱切。他對那些正圍著小便斗交頭接耳的傢伙不感興趣,準備掉頭就走──
  「不是Demon!我的名字叫Damon!Damon Albarn!」那是一個極短促的切分音,其中還帶著水聲的雜訊。
  Graham停下腳步,下意識地回過頭,像是要配合那顆音符般地丟出下一段旋律「我是Graham, Graham Coxon.」,Graham完全沒料想到自己會跟著出聲,他訝異地摀住嘴巴,眨了眨眼睛緊張地盯著自己的鞋子看。
  那群人全都轉過了頭,突然疏開的縫隙中透出一幕中學校特有的輕暴力場景:一個個頭較壯的男孩壓著另一男孩的頭,持續施力想使他的臉更靠近小便斗泛黃的底部。   
  Graham的視線緩緩移向那已經有幾根金髮滑入水中的男孩,那男孩的額頭被噴上象徵惡魔的666,十足國中生等級的惡作劇……看來剛剛那個叫Damon卻被當Demon欺負的就是他。那三個六的螢光綠讓Graham不舒服地微瞇了下眼,但卻因此注意到其他的東西──
  噢,他的眼睛也是綠色的樣子,不過是另一種綠。
  什麼樣的綠呢……?
  對色彩一向抱持高度興趣的Graham忍不住向前走了幾步。把視線集中在Damon眼睛的他完全沒注意到週遭人群氛圍的變化。
  那些原本帶著群體狩獵快感笑容的人隨著Graham一連串令人摸不著頭緒的舉動變成了看見外星物種的威爾斯地區居民,他們一邊咆哮一邊挪動腳步悄悄往外撤退,深怕Graham隨時會對他們做出什麼莫名奇妙的事。
  實際上Graham Coxon這類奇怪的舉止在開學不久後就傳開了,每個算是正常的同學都一直在避免跟這個總是面無表情、腦袋裡藏了一個黑盒子的新生接觸。
  當然這些人也被包括在正常同學的範疇裡。
  就在Graham完全看清楚Damon眼睛的時候,他用力跺了下白色磁磚的地板,聲音在廁所牆間衝來撞去──「為什麼顏色又跟剛才不一樣了?」他有點氣惱的問,但聲線很平靜。
  彩色人潮瞬間被驚愕的引力吸出,整個廁所又恢復成平靜的灰。
  「啊?你說眼睛啊,是綠色啊。」Damon拍掉灰塵從地上爬起,甩了甩頭讓水珠亂噴,他對Graham聳了聳肩代表不明白他的問題。
  「噢老天,那才不是綠色。」Graham非常遺憾地搖了搖頭。
  「嘿,你叫Graham嗎?」Damon沒繼續跟Graham爭吵顏色問題,他只是歪頭含著一株含苞待放的疑惑觀察著眼前這個瘦小蒼白的黑褐髮男孩。
  「嗯,你叫Damo……」Graham點點頭似乎想說什麼,黑色的眼珠卻突然定格在大片的空白裡。
  Damon湊上前去讓自己的唇碰上Graham的,在那之後,他那也許是綠色的眼睛被喜悅逼的只剩一條縫,他抓了抓自己金色的亂髮,對Graham咧出一個足以炸碎大氣層的燦眼笑容。

  「謝謝你叫我Damon,Graham!」



  兩個人同時張開眼睛。
  但Damon花了三年的時間才從那場演唱會回到現實,而Graham更久,他至少穿越了十七年才由倫敦郊區的國中跌進房間。
  「噢、噢很痛耶──放開啦!」「啊?」「脖子、脖子啦!」Graham這才注意到自己把Damon的彩珠項鍊抓的太緊了,在他的脖子上勒出一條淺淺的紅痕。Graham鬆開手,有點搞不清楚時空的瞪著Damon看。
  Damon調整了下項鍊,他注意到Graham的視線,閉著嘴悶哼了幾聲,猛然對那雙眼睛哈出一口濃濃的酒氣。
  「臭死了!」Graham急忙用袖子拭去那股味道,Damon大聲笑了出來,兩隻手放上Graham的髮用力揉了幾下。
  「我想你嘴巴裡的味道也差不多吧,Graham。」
  「比你這隻臭猴子好太多了,Damon。」
  兩個人同時又笑了。
  「欸我跟你說,剛剛啊,我夢到我們之前在Glastonbuty唱Girls&boys的時候。」Damon對Graham眨了眨眼,不過Graham一點反應也沒有,於是他又補了一句「我們認識幾年啦?Graham。」
  Graham用左手比了個十七,另一隻手默默的數起Damon的串珠項鍊。
  「喔你還記的真清楚……」Damon看Graham仍然沒有答話,也逐漸沉默了下來。
  兩個人同時仰頭往天花板看。
  這個動作就像Beetlebum裡四人同時定格往上看直接穿破了英國上方的厚重雲層,騰至了太陽系之外的黑色宇宙。
  他們從那個有史以來人類靈魂能達到的最高點往下看,會看見一棟位於鬧區的大型公寓的水泥色頂樓地板,除了霧氣什麼也沒有。繼續往下,他們穿越發潮的管線及在其中竄動的都市老鼠,二十樓的房間裡有男男女女在音樂中纏鬥,十九樓是一對快要分手的情侶分別坐在沙發各一端,十八樓是一個小女孩抓起壞掉的電動火車檢視它的底盤,然後是十七樓。
  棗紅色的地毯上零零亂亂的散著Blur各個時期的專輯和單曲,從She so high到Modern life is rubbish,Parklife或者Bang。
  電視兩旁的黑色的大音箱裡各關了一隻得了躁鬱症的獸,個子大的牠們只能抱膝縮在矮窄的長方體裡搖動身驅。牠們會從這年到那年不斷的掙扎與擺動,無論早晚,無論生死,像是把所有機會放在總有一天音箱也許會發爛毀損的時刻。
  而那時,牠們就能徜徉在新鮮的空氣裡而亡。
  不間斷的樂音像一盤早亂了順序的跳棋於CD殼上移跳,它們一個接一個跳進了一道微微開啟的門縫裡,那裡面有一張無人的單人床,床上放滿了空的透綠色酒瓶。
  於是那些從客廳移居到房間的歌聲、吉他聲、貝斯節奏、與鼓聲,全都在瞬間被吸進了瓶子裡。
  在床下滾進了兩個人,兩個人都在笑,但就像世界上所有事情都該有反差般,其中一人的笑容是溢滿天成笑紋的標準表情,但另一個人的笑卻是蘊含在名為黑色宇宙的眼眸裡。
  他們的手上沒有屬於他們身分的麥克風和吉他,只有一張紙與一隻筆。當那個笑的比較燦爛的人附在另一人耳邊說了什麼後,兩個人就大笑著用手肘自床底匍伏而出,讓各自的頭暴露在自窗檯射入的晨光裡。
  當然,兩個人並沒有因此而自醉醺醺的歡樂中清醒。
  「Do feel like a chain story……」開始寫字的那人抓了抓臉,雖然忘記戴眼鏡了世界有點模糊,但那些字眼卻如此清晰的呈現在自己的腦裡。
  「So give coffee or TV──」快要三十歲的金色髮的大男孩突然哼唱了這麼一句。
  「I want both!」就要三十歲的黑褐髮的大男孩出聲抗議,並且在同時在紙上寫上Coffee&TV。
  兩個人翻倒在一起,大聲笑,大聲唱歌。
  「Take me away from this big bad world…」
  「And agree to marry me……」
  不管再怎樣嚴重的失戀,或者你和我又是第幾百萬次的意見不合。
  他們知道,現在
  「We can start over again……」
  「Yeah.」
  不知是誰的手攀上床摸索了一瓶酒下來,雖然當唇接觸到瓶口的瞬間他發現那是空的。但那個吻,那個吻已經永遠將此刻的旋律封印在瓶子裡。

  即使,即使在三年之後,也就是他們認識了二十年之後。
  有誰會離去。

  「We could start over again……」



----------------------


後記:

是說這東西根本是自己寫爽的XD,在台灣根本沒人在寫英國樂團的同人ˊ_ˋ。

沒想到自己會跑來寫三次元,而且還是年代超久遠的三次元,BLUR這團早在台灣消失很久了...想當初他們正紅的時候我才七歲,世界上太多相見恨晚的東西囉。

會有衝動想寫是因為主唱跟吉他手無論是長相還是個性都很鮮明而且都是我的菜,加上兩人從十三歲就認識這一點整個萌殺我。然後老實說這篇也可以當作聽音樂的心得(毆),喔對了,裡面會提到Graham對顏色很敏感是因為他是學畫畫的ˇby the way,Damon是學戲劇的/////

BLUR在2002年Graham離團後不久就解散了,雖然Damon跟Graham之後各自的成績都不錯,但還是讓廣大的BLUR迷哀嘆。

音速青春裡某篇"樂團分手擂台"寫著:搞樂團就跟談戀愛一樣。

對於擁有二十年友情的Damon和Graham更是。

寫這篇的背景音樂是用Coffee&TV,據說是在Damon跟Britpop時期裡重要女歌手Justin分手,一連發了好幾首哀悽歌曲後,比較樂觀的一首。而詞是Graham寫的。

所以我就自己妄想了他們兩個寫這首歌時的狀況XD,裡面有提到Glastonburry,是英國有名的搖滾音樂祭,Blur在去年的時候因為D&G的復合而重組XD,除了在海德公園的表演外,還會擔綱2009 Glastonburry的主秀,喔這讓我好想去英國(笑)

他們兩個是常常互親沒錯,至於在Glastonburry那場有沒有親我就不知道了~那是劇情需要(喂)

總之,這篇寫的好開心~

底下附上Coffee&TV的歌詞跟Damon&Graham的照片ˇ

是說那首歌讓我聽到心痛嘎不知道為什麼。

----------------------------------------------------


"Coffee & TV"

Do you feel like a chain store?
Practically floored
One of many zeros
Kicked around bored
Your ears are full but your empty
Holding out your heart
To people who never really
Care how you are

So give me Coffee and TV
History
I've seen so much
I'm goin blind
And i'm braindead virtually
Sociability
It's hard enough for me
Take me away from this big bad world
And agree to marry me
So we can start all over again

Do you go to the country
It isn't very far
There's people there who will hurt you
Cos of who you are

Your ears are full of the language
There's wisdom there you're sure
'Til the words start slurring
And you can't find the door

So give me Coffee and TV
History
I've seen so much
I'm goin blind
And i'm braindead virtually
Sociability
It's hard enough for me
Take me away from this big bad world
And agree to marry me
So we can start all over again

So give me Coffee and TV
History
I've seen so much
I'm goin blind
And i'm braindead virtually
Sociability
It's hard enough for me
Take me away from this big bad world
And agree to marry me
So we can start all over again

Oh...we could start over again
Oh...we could start over again
Oh...we could start over again
Oh...we could start over again


題目:britpop - 部落格分类:音樂天地

  1. 2009/05/09(土) 17:25:32|
  2. [耳朵樹]Blur
  3. | 引用:0
  4. | 留言:0
<<[D/G] Would you want some milk? | 主頁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1-4714ad3c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