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D/G] Would you want some milk?

Blur同人第二彈



以下是注意事項:
1.Garth Jennings完全崩壞,導演對不起我真的很喜歡你拍的第二滴血
2.使用魔幻寫實手法(笑)
3.靈鴨(Oasis)跑龍套
4.此乃Coffee&TV拍攝實錄(偽)
5.蠢蛋風格
6.大量捏造
7.Alex和Dave的戲份很多(喂)
8.此次的主角是他們




如果可以接受以上八點,再點進去吧XD



對了,這是背景音樂



  Graham才剛把吉他插上電要開始練習,不久前才關上的門卻又被推開了,他抓了抓頭,很不喜歡片廠這種隨時會有人來打擾的環境,噢,而且是一堆不認識的人。老實說,他不太喜歡拍MV這類的東西。
  「That’s Damon’s business.」Graham大概會這麼說。
  他覺得自己想的很對,Damon是主唱而且又是學戲劇的,應該所有MV都Damon自己一個人包辦,然後他跟Alex和Dave就坐在導演椅上享用贊助廠商送來的啤酒……啊,不行,要戒酒。
  他邊把插頭拔掉邊這樣想,鏡片後的眼睛瞄著正逐一跟每個成員打招呼的褐髮男子。他誰啊?Graham抿了抿嘴,眼看那男的就要跟自己握手。
  「我是Garth Jennings,或者你可以叫我導演。」那男人露出一口潔白的牙。
  「喔!」原來是導演,他點了點頭,伸出手打算給點友善的回應。
  「你就是Graham對吧?」Garth用力握住他的手,幾乎是過度激動的上下搖晃「我非常期待你的表現!我們的男主角!」
  宏亮的笑聲從小房間迸發而出,這聲音的主人不是別人,就是那位被礦泉水嗆到的蠢猴子。
  在這一瞬間,Graham突然很後悔自己身在Blur,而不是可以用吉他砸爆別人頭的狂野金屬團。
  
  Would you want some milk?
 
  Damon/Graham
  Milk/Strawberry milk

  「很期待你的表現喔!我們的男主角!」Damon在離開房間前戲謔地在Graham耳邊丟了一句。
  「喔你去死啦。」Graham想給他一拳卻被閃過了。
  「Graham那我們在外面等你囉。」Alex拍了拍Graham的肩。
  「放輕鬆一點。」Dave意味深長的說。
  Graham咬著手指點了點頭,雖然他心底仍在抱怨才一分多鐘的畫面為何要演技訓練。
  Dave跟Alex互看了一眼,Graham的這個動作讓他們更害怕了,天知道待會這房間裡會發生什麼事──
  例如說……算了。
  嘆了口氣把門關上。他們不敢再想下去了。



  一個小時過去。

  「呃……導、導演?我、我已經OK了。你、你可以開始教戲了嗎?」Graham在練完第三百二十一次的吉他之後抬起頭,對著背向自己不知在碎碎念什麼的導演發出結結巴巴的疑問句。
Garth從關上門到現在一直維持著這個姿勢,連一句話都沒對Graham說。
  「等一下,跟你合作的小兄弟很大牌、很難搞定。」Garth豎起食指對Graham搖了搖,臉依然沒有轉過來。
  「啊?可、可是,這邊沒、沒有其他人啊。」這導演該不會是個瘋子吧……Graham抓了抓臉,抱持著世界上也許還有比Damon更可怕的瘋子的警戒心緩緩走向Garth。
  
  而他看見了──



  「欸,這也太久了吧?」Dave瞥了眼手錶,有點不耐煩地轉著鼓棒。
  「可能是興趣相投聊起天了吧?」Alex佯裝樂觀地說,雖然明知不可能。
  「也可能是Graham不小心失手拿起吉他往──」Damon剩下的話混著水一起吞到肚子裏,他燦然一笑。
  「喂,別亂講。」因為這是很有可能的事。
  畢竟Graham最近在戒酒,心情實在不怎麼穩定。Alex心想。
  就在眾人有一搭沒一搭的亂猜測時,門突然打開了,並且在打開的瞬間爆衝出一隻手上抱著吉他,似乎剛從屠宰場逃出來的綿羊…喔不對,是Graham先生。
  為了避免這位顯然已被嚇壞的Graham先生撞壞片廠的任何一項事物,大家丟下吃飯工具(麥克風、鼓棒、貝斯……)開始進行捕捉受驚小羊大作戰。
  「Graham冷靜!冷靜啊!」Alex擋在逃生出口大揮著手,Graham癟起了嘴,見此路不通轉往另一條走廊。
  「Graham我們去買包菸吧,我剛好抽完了!」Dave守在另一扇門前,雙手試探性的往前。Graham緊抱著吉他往後退了幾步,頭還不斷的左右搖晃。
  「就是現在!」Alex和Dave同時大喊。

  「別這樣嘛,我們去喝杯咖啡,看個電視,放鬆放鬆──」Damon從後背一把抱住Graham,兩手鎖在他的腰前,力道不重也不輕,恰巧讓他無法掙脫。
  Damon輕輕地笑了,鼻息噴撫在Graham的耳邊「好不好?」

  熟悉的氣味和嗓音讓Graham在不知不覺中安靜下來了。



  四人於演員休息室,門在Graham的強烈要求下被鎖起來了。

  「那導演完完全全是個瘋子。」Graham喝了口咖啡機研磨出來的拿鐵,皺了下眉「完完全全!」又強調了一次。
  「會嗎?我看他人挺不錯的。」Damon吸了口菸「除了他那口鎂燈光牙。」他學導演咧嘴一笑,旁邊還加個亮光大閃的手勢,Alex和Dave忍不住噗笑了出來。
  「你得把你看到了什麼說出來,我們才會懂,Graham。」Dave撐著臉很認真的說。
  「沒錯沒錯,說吧。」Alex叼著菸朝Graham點了點頭。
  Graham盯著一臉殷切的團員們,開始努力回想(即使很不情願)剛才在那房間發生的一切。



  「導演……唔!」Graham原本要拍向Garth肩膀的手縮了回來,不只是手,他自己往後退了大概一公尺。
  他發現Garth並不是在自言自語。
  「拜託啦牛奶兄,只不過要把這位先生的照片印到你的……肩上?那是肩膀嗎?」Garth將下巴抵在桌上,食指捏著那位「牛奶兄」的手臂,像與Graham說話時那樣上下搖晃著。
  「我才不要,那傢伙看起來呆斃了,戴那什麼蠢眼鏡。如果要跟他拍MV我還寧願把時間花在我的小草苺身上。」正在說話的是一個──說一個不如說一盒,是的,一盒牛奶……還是一個牛奶盒?總而言之就是那樣,那個拍攝Coffee&TV的重要道具正對Garth露出一臉不屑的表情,手中還上下拋丟著外殼裝飾著自己與草莓牛奶大頭貼的黑手機。
  「拜託啦……他好歹也是第二男主角……」Garth幾乎都要哭了。
  「男主角只需要一個就夠了……欸你,看什麼看!沒看過牛奶啊!」牛奶似乎發現Graham正用一副「老天我看見外星人了對吧」的表情盯著自己,他帥氣地順了順牛奶盒的邊角對Graham一吼。
  「喔,對、對不起。」Graham還真的被嚇到了,他望向導演,希望能得到一點援助,一點證明這個牛奶盒只是腹語術娃娃或者其他正常事物的援助,雖然希望不大。
  「啊Graham你來的正好,快來幫我說服它,它怎樣都不願意把你的照片繡在腰上……啊,還是肩膀?」錯,不是希望不大,而是連希望的機會都沒有。
  「導演,你為什麼要─呃─跟牛奶盒說話?」Graham又往後退了幾步,抓著吉他的手正在冒汗。戒酒中心沒跟他說戒酒會出現幻覺啊!
  「我不是牛奶盒!有沒有禮貌啊?請叫我Mr. milk。我不知道倫敦竟然還存在著這樣不懂禮節的野蠻人。我看你們家一定沒有訂牛奶。」牛奶盒…不…Mr. milk氣憤地往前走了幾步,甚至墊起腳尖想讓自己看來有氣勢點。雖然沒啥用啦。
  「我們家是沒有訂牛奶沒錯……」Graham發現自己已經退到門邊了「導、導演,我想我們今天就談到這裡──」
  「啊導演,我也有事要問你!」牛奶先生打斷了Graham的話,它快速從腰間摸索出一本迷你劇本,很生氣地摔到桌上「為什麼最後一幕我被那個書呆子喝乾了?這跟我經紀人說的完全不一樣!」
  「這個嘛……我認為死亡的悲劇性更能彰顯出您與眾不同的演技……對吧?」Garth回過頭想尋求Graham的支持,卻只發現一扇半開的門。

  「Graham?」



  「Graham?」Damon的手掌刷過Graham的鼻尖,Damon暖暖的手心把Graham從那個恐怖情境中救了出來。
  「喔,沒事……」Graham眨了眨眼,盯著還在等他答案的同伴們。為了自己今後的吉他手生涯,他拿下眼鏡揉了揉眉頭決定什麼也不說。
  「真的沒事。」說了鐵定會被當成瘋子的。

  就在此時,清脆的敲門聲響起。

  「Damon抓住Graham!Alex開門!」Dave在第一時間下達了指令,而Damon早在第一時間之前就拑住Graham的手臂。
  「他要來了、他要來了──」Damon感覺到Graham正在發抖,沒有掙脫Damon的意思反而還越抱越緊,到底那個刷牙模範生導演哪裡讓人這麼害怕啊,他憋住笑意,揉了揉Graham的髮試圖安撫他。
  門終究還是打開了,Garth的身影陷在彷如科幻電影的白光之中,他看見Graham後點了下頭咧嘴笑開,緩緩從身後拿出一盒──

  「牛奶!」Graham很沒尊嚴地把頭埋進Damon的懷裏。



  「我絕對不會喝的。」Graham推了下眼鏡,把眼前這盒牛奶推回給Garth。
  「拜託,這是唯一的辦法了……」Garth又小心翼翼地推了回去。
  「問題不是這個!我不會喝的!」Graham看來相當堅持。
  「喝牛奶可以長高喔……」Garth也不遑多讓。

  (請把上面的四句話重複播放到你媽媽吼你去睡覺為止。)

  Blur的其他成員撐著下巴看著牛奶在桌上移過來又移過去至少一百次以上,覺得自己眼睛快要脫窗的Damon擺了個鬥雞眼表情,轉了轉眼珠後毅然而然的拍桌起身。
  「夠了,不過就是個牛奶Graham你為什麼不喝?以前我媽烤餅乾的時候你不都很樂的灌了好幾大杯嗎?」
  Graham跟Garth同時看向Damon,其中戴眼鏡的那個眉頭皺了一下,什麼話也沒說的轉過頭去,明顯不理會Damon的抗議。
  倒是另一個牙齒比較白的發現Blur的主唱搞不好可以說服這位似乎稍稍稍有點固執的吉他手,轉而把殷切的視線深深刺進Damon的瞳孔裡。
  「Please──」你彷彿可以聽見Garth的心聲。
  至於鼓手與貝斯手,他們分別把頭別向另外一邊,他們可沒像主唱大人那麼愛淌混水。



  「那麼,就拜託你了!」Garth留下這句話後,就推著Alex與Dave離開休息室。他要讓Damon專心說服Graham。

  一個小時後。

  「Damon你不懂,天知道喝下這盒牛奶我會發生什麼事,你看它有眼睛而且──」那盒牛奶之前還會說話耶!天知道那個導演對這盒牛奶做了什麼手腳!Graham把沒說出口的話在心中重複了一遍。
  「拜託,那只是一個被塗上眼睛裝上手腳的可愛小道具好嗎?就喝個牛奶又不會怎樣!」雖然他自己也不知道演MV為何有喝牛奶的必要,但是Garth滿懷期盼的眼神一直在他腦中重現,喔,他看起來真的很需要幫忙。
  「反正不管你說什麼我都不會喝的。」Graham嘟著嘴把滑下來的眼鏡推回去。
  「Graham你……」Damon焦躁地把瀏海耙過來又撥過去,似乎想說什麼卻又找不到詞,就在他藉由在房間撞來撞去來紓解情緒時,他在另一張桌子上發現了──
  「欸,是另一個道具耶!」Damon把粉紅色外衣的草莓牛奶盒舉起,原本只是純粹找到新東西的喜悅,此時這喜悅卻引燃他心中的另一個想法。
  他看向仍縮在房間一角不搭理他的Graham,揚起一邊眉毛,扯出笑容,拿著兩盒牛奶躡手躡腳的走到他旁邊。他試探性地學Graham靠著牆壁坐下並且挪了幾吋到Graham身邊,喔?沒有反抗?
  Damon一把摟住Graham的肩,順便把牛奶塞到他的手裡。
  「我說過不喝──」Graham望向Damon正要出聲抗議。
  「那一起喝。」Damon卻先發制人的用草莓牛奶堵住Graham的嘴。
  「咦?」Graham歪著頭,不明瞭Damon的意思。
  「嗯……你還記得,我們第一次喝酒是什麼時候,在哪裡嗎?」Damon一邊玩著草莓牛奶的小手小腳一邊對Graham丟出問句。
  「讓我想想,呃,九年級?至於在哪裡……就是學校後面的那條河嘛,你把酒藏在河邊,結果繩子沒綁好害那東西差點被沖走……蠢死了。」Graham想起那情景忍不住微笑。
  「喂你也有責任,如果你肯幫忙一起拉的話──」
  「我有啊,是你自己繩子沒綁好!」
  「算了算了,反正我們還是喝到了嘛。」Damon控制起草莓牛奶的雙腳,讓它從Graham的手肘慢慢爬到頭上。「後來啊,我們就把腳一起泡在河裡,那個時候是夏天,冰冰涼涼很舒服……」
  「你不要轉移話題,那個時候我記得有人沒帶他該帶的東西……喂,會癢啦!」Graham在草莓牛奶爬上脖子的時候咯咯笑了出來。
  「啊?你說開瓶器嗎Graham先生?」Damon把臉湊過去繼續用牛奶的小拳頭敲打Graham的脖子「大自然就是最好的開瓶器。拿旁邊的石頭鏘一聲就──好酒入口了。」
  「如果撇開碎掉的瓶口不說的話──嘿,這不公平。」Graham決定拿起自己手上的牛奶反擊,但是Damon似乎完全不怕癢,任憑Graham在他脖子上又戳又弄的。
  「哎呀,接下來才是重點──喝、酒。」Damon有些嘲弄地加重語氣。他的話讓Graham的臉瞬間刷紅,他明白Damon的意思。
  「記得那個時候似乎有人這樣說:Damon、Damon你確定我們真的要喝這──東西嗎?」Damon假裝無視Graham的反應,自顧自地說下去。
  「好啦,我那個時候的確不敢喝──」「然後啊,我就把酒舉到他面前。」Damon把草莓牛奶打開,舉到Graham面前,如同當年。
  「一起喝吧。我這樣說。」Damon微笑,他在等Graham把自己的牛奶盒打開。
  「……好吧。」Graham覺得自己真的徹底輸給眼前這個人了,這個名叫Damon Albran的漂亮怪胎,這個他想要一輩子擁有的朋友。

  敬我們認識滿三年。在河邊喝酒的時候他們這樣說,並且互相撞擊對方的酒瓶,讓夏天的炎熱午後被清脆的音符敲醒。

  「敬Graham要戒酒!」
  「敬Damon失戀了!」
  他們一同仰頭飲盡牛奶。

  後來他們才發現他們好像忘記看保存期限了。



  「我要把你綁滿Oasis的CD然後丟到泰晤士河裡──」粉紅色外衣的草莓牛奶雖然有著甜美的大眼睛,但現在那雙眼卻充斥著搖滾樂手的殺氣。
  「Damon,冷靜點。」藍白相間牛奶盒搭上草莓牛奶的肩,即使這牛奶有著可愛的外表,現下聲音卻異常冷酷「我覺得,把他吊在大笨鐘的時針上面比較有趣。」
  「對、對不起,是臨時演員鋁罐群跟我說、說心靈交換、好痛、可以、可以解開彼此的誤會,然後它、它們就跟我說這、這個方法──」Garth瑟縮在角落,彷彿一個做錯事的小孩,任憑那兩盒牛奶在他身上踐踏毆打。

  Alex跟Dave似乎還搞不清楚狀況,他們插著腰看著正在凌遲導演的小小牛奶盒,彈貝斯的那個終於忍不住發問了「呃?為什麼要責怪導演?牛奶先生跟草莓牛奶小姐?」
  「啊?」兩盒牛奶同時轉身。
  「我剛剛就說過我是Damon了!」「我是Graham!」
  「欸?可是我們的主唱跟吉他手在那邊啊。」Alex指向不遠處正在你儂我濃、摟摟抱抱的兩個大男人。
  「牛奶寶貝你好可憐,竟然跟那個書呆子互換身體啊──」Damon噘起嘴,一臉心疼的摸著Graham的臉頰。
  「你才可憐呢我的小草莓,竟然變成一隻蠢猴子──喔,不哭不哭。」Graham一臉深情地勾起Damon的下巴,用食指拭去他眼角邊的淚。

  「你、不、覺、得、那、兩、個、人、怪、怪、的、嗎,A、L、E、X?」草莓牛奶往上一跳扯住Alex的領子,很沒力量地左右搖晃著。
  「我倒是覺得會說話的牛奶盒比較怪……雖然我在農場有看過小精靈那類的東西啦…」Alex把草莓牛奶拎起來,好奇地研究起它的構造,到底是從哪裡發出聲音的呢?「說實在的,Damon跟Graham平常就那樣了,哪裡奇怪?」
  「什麼?我跟Damon什麼時候有我的寶貝來你的寶貝去啊!」站在Dave腳邊的牛奶大聲抗議起來,不過聲音對於一個成年人類來說還是太小,於是Dave也把它抓了起來。
  「有啊,我記得有一次他們兩個喝醉的時候就寶貝來寶貝去……」Dave非常認真的說道,那表情認真到彷彿就有這麼一回事,牛奶啞口無言了。
  「好──吧,也許有這麼回事,但是,現在那兩個傢伙真的不是Damon和Graham!都是那個騙子,說什麼要喝牛奶才能解決問題,結果喝了之後我們就跟那兩盒牛奶交換了!」草莓牛奶眨了眨眼試圖擺出曾電殺無數少男少女的標準Damon表情來說服Alex和Dave,牛奶也在一旁用充滿Graham可愛風味的方式極力點頭。

  Alex和Dave只是互看了一眼,接著用無止盡的大笑作為回應。

  畢竟,就一個牛奶盒來說,它根本沒有眼皮可以眨,也沒有頭可以點。



  「我會儘早找出還原的方法的!」在與Blur擔保MV通告會順延並賠償且絕對會無條件拍完之後,Garth奪門而出了。
  「好啦,你們接下來要怎麼辦呢?草莓牛奶小姐。」Dave蹲下來很有禮貌的問道。
  Damon已經放棄強調自己的真實身份了,他抓了抓頭(牛奶盒的平滑表面),非常無力地聳了個肩「隨便啦。」
  欸,奇怪?牛奶先生…不對…Graham跑去哪了?他四處張望,卻沒有看到牛奶盒的身影。
  「那我就跟其他人先走啦,明天再回來找你們。」Dave拍了拍Damon的頭(牛奶盒的角角),轉向仍在卿卿我我的主唱和吉他手,與Alex使出吃奶的力氣合作把他們拖出門。
  「拜拜啦,牛奶精靈,我們今晚有表演,希望你能替我們帶來好運。」Alex對Damon拋出飛吻,Blur成員們的笑容消失在門之後。
  「是是是,草莓牛奶小姐,或者草莓牛奶小精靈,要替我們Blur、噢、史上最偉大的英國搖滾團帶來好運喔──痛死了!」Damon搔首弄姿地自我嘲弄著,走到一半卻被某樣物品絆倒。
  他撐起身軀,帶著恨意瞪向那樣物品,他發現那是一隻對牛奶盒來說十分巨大的黑色簽字筆。
  「筆……?」
  「Damon,Alex他們人呢?還有我們的身體呢?」Graham兩隻手扶住Damon肩膀(那應該是肩膀吧),讓他有支撐力可以站起來。
  「他們剛走,記得嗎,我們今晚還有一場小型的電視轉播。」Damon拍了拍身上的灰塵,隨意瞥了眼Graham,嗯,老樣子還是牛奶盒。
  他瞪著自己的小白腳愣住了,等等,Graham的那個牛奶盒是不是哪裡怪怪的?
  Damon再度看向Graham,這次是非常、非常仔細地看,幾乎要把盒子都穿透了──然後他發現了。
  在那畫上圓眼睛的牛奶盒表面,多了一副用簽字筆畫的黑框眼鏡。
  「那是什麼?Graham那是什麼?不會吧你!」Damon覺得自己笑到體內的草莓牛奶都要噴爆而出了,太蠢了Graham實在太蠢了。
  「我戴眼鏡又怎樣了?」Graham握緊拳頭,克制住自己想把眼前這盒草莓牛奶打到變藍莓牛奶的衝動,低吼「我、我只是不戴眼鏡就不能專心……」
  「喔沒有啊,只是啊Graham你誤解了一件很重要的事。」Damon握住Graham的小白手。
  「呃,什麼事?」
  「你是畫──眼鏡,不是戴──眼鏡,我的小畫家Graham。」
  「喔是啊,那要不要我幫你把眼睛塗成藍綠色啊?」
  「如果你願意幫忙真是太──好了,順便幫我把頭髮染、喔不對、塗成漂亮的金色吧!」
  「我還可以免費幫你"畫"刺青……」

  那個,我是旁白啦,雖然在旁邊看你們打情罵俏也蠻爽的,但我可不可以插一下嘴?

  「嗯?」Damon和Graham抬起頭。

  你們確定,那個,嗯,現在住在你們身體裡的牛奶先生和草莓牛奶小姐會、會……
  會彈吉他和唱歌嗎?

  「FXXK!」兩盒小牛奶奪門而出。

  呃,別問我他們怎麼開門的。



  Liam不小心按到了電視遙控器,他真的是不小心的。
  不小心那一台正在轉播死敵Blur的表演。
  而不巧他不小心多看了一眼。

  「FXXK!」他趕緊把已經脫下的墨鏡戴上,這會保護他的視網膜不會直接接觸到那個畫面。不過他沒有像往常一樣馬上轉台,反而越看越專注。
  「真沒想到你會看他們的表演啊。」Noel從吉他譜裡探出頭來,平淡的語氣中帶了點驚訝。
  「不、今天他們……好像怪怪的。」Liam指著電視中的Damon,Noel的視線跟看了過去「那隻死猴子變得更該死的娘了。」
  「反正他平常就那樣。」Noel認為這真是大驚小怪,打算回去自己的世界寫譜。
  「不,他今天翹他媽的小指耶!」Liam感覺自己的雞皮疙瘩都起來了。
  「喔。」仍然引不起Noel的興趣。
  「還有那個……Coxon,天哪。」Liam把臉遮起來了。
  「到底又怎樣啦!」Noel瞪向電視,大約過了零點一秒,他也跟他弟一樣把臉埋進手掌。

  當攝影機照到Graham的時候,Graham把自己鼻上的眼鏡迅速摘掉,轉而換上一個深遠悠長的螢幕舌吻。還用唇語加氣音說了句「Come on baby……」

  據說Oasis隔天的通告都取消了,原因是生病。



  Damon和Graham坐在後台看著轉播,他們感覺自己體內的牛奶都在沸騰,怒火快把他們自己蒸發殆盡了。
  「我不應該相信牛奶說的話的……說什麼自己曾經組過樂團……欸Graham他說他的那個樂團叫啥?」Damon決定跟Graham聊聊別的來轉移注意力,他看不下去了。
  「MILK,My Idiot Lion King 的縮寫,好像是玩胭脂搖滾還什麼的……Damon我、我覺得自己快掛了。」因為原本牛奶盒就是白色的所以看不出來,Graham的臉變得更蒼白了,他有種自己氣喘就要發作的錯覺。
  「Graham深呼吸──對,吐氣。」Damon輕撫著牛奶盒的背面。
  「謝了,我好多了。」Graham對Damon虛弱的一笑。
  「好吧,至少草莓牛奶小姐唱的還不錯,比我好多了,至於那位牛奶先生嗎,還差了你十公升之多的牛奶呢……Graham,嗯,你不舒服就靠過來吧,對,我的肩膀,這邊。」Damon知道自己跟Graham都是標準的完美主義者,尤其對於演出這檔事,看到自己身體做出這種表演已經夠難過了,現在自家吉他手又不舒服…他拍了拍,呃我很想說那是Graham的肩膀啦,可是實際上那是牛奶盒的側面。
  現在演出已經到了最後一首歌,同時也是他們13專輯的主打歌,Coffee&TV。
  真想自己跟Graham上台唱這首歌呢……Damon在心裡默默的想著。他喜歡聽Graham彈吉他,但聽他唱歌,聽Graham那不穩、帶點意外感的聲音,會引發某種情感會在他內心慢慢渲開,這種感覺會讓他想笑,不是嘲弄的那種笑,而是一種很溫暖、溫馨的,嗯,也許帶點牛奶味的笑。
  「我們現在來唱那首歌好不好?」Damon戳了戳Graham的盒子邊角,上面畫了一條虛線寫著由此剪開。
  「噢,好啊。」Graham回答完這句話後就愣愣地盯著Damon一陣子,突然毫無預期的──唱了起來。
  而且一開頭就小小的破音。
  Damon笑了,但是繼續合音,他笑著唱歌,笑著聆聽這一切。他閉起眼,再也看不見那些牛奶盒表面或邊角,只有Graham的聲音和Graham的靈魂。

  他突然想起一些很美麗的畫面、很漂亮的台詞、很超現實的場景或很夢幻的氛圍。那些無法用筆墨形容的東西就如同正在他心中漫漶的情感一般溢滿了整個腦袋。
  他滾躺於那些恍如夢境的事物裡,像太空漫步、像Graham說過的靈魂出竅、像一種停滯時空裡的無意義掙扎。
  我們眷戀這些曾經美好的事物,所以難以自拔。

  然後呢?我們該何去何從?Damon被這個突如其來跳出來的問題震住了,然後呢,在發行了幾張專輯跟無數張EP後,然後呢?

  他感到一股沒來由的悲傷,不過只是淡淡的,沒有很濃。

  「Damon,你沒有合音了。」Graham的歌聲突然中斷。
  Damon張開眼,在那一片虛幻當中他睜開眼,他看見一條清澈的河流挾著兩岸翠綠的青草地潺潺而下,會到哪裡呢?他走下河堤,把腳放入水裡,一股透徹全身筋絡的冰涼竄了上來。這讓他回想起一些很重要的事。
  他轉頭,Graham正拿著瓶口半碎的酒瓶對他笑。

  「抱歉,我們繼續唱吧。」也不管有沒有找到嘴巴的位置,他吻了上去。



  當他們再度分開的時候,兩人都察覺到自己的手上多了些重量。就像坐飛機的人突然回到地面,或者從一百樓突然降到一樓的電梯乘客,他們都有種踏不到底的漂浮感。
  Damon手上多了隻麥克風,Graham手上不用說當然是一把吉他,褐色鑲黑邊的那一把。而台下的人群安靜無聲,攝影機也早關了機。
  「你是誰?」他們兩人望向對方的第一句話。
  「Damon Albran,英國搖滾史上最Rubbish的樂團之一的主唱,興趣是做菜和演戲和欺負那個戴眼鏡的書呆子。」Damon歪嘴一笑。
  「Graham Coxon,Blur的吉他手。」Graham抿著嘴笑了。
  「歡迎回來。」他們帶著平安回歸自己身體的喜悅擁抱對方。此時一個跌跌撞撞的腳步聲由遠而近地闖了進來。
  「我、我找到恢復的方法了──就是、就是,交換靈魂的雙方,情感與動作都要同步,就、就可以換、換回來了……」
  「太慢囉導演先生,我們已經靠自己的力量換回來了……欸等等?」Damon愣住了。
  「同--步?那他們剛剛在做什麼?等等Damon,我們剛剛在做什麼啊?」Graham指的他們是牛奶先生與草莓牛奶小姐。

  突然Damon和Graham驚覺週遭的人正都處在一種興奮未消的狀態,彷彿不久之前誰中了樂透還怎樣,尤其是還在台上的Alex和Dave表情更為誇張。

  「你們要永遠幸福喔。」Alex把貝斯放到地上,給了Damon和Graham各一個擁抱,還很感性的用手帕擦了幾滴淚。
  「……我也祝福你們。」Dave哽咽地拍了拍兩人的肩膀,接著摀面快步離場。

  底下的觀眾開始拍手與歡呼,還有不知哪來的拉炮在空中迸出繽紛的色彩。

  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大概只有隔天排在Oasis掛病號的報導旁邊的Blur喜訊會給他們答案吧。


Fin.











我是後記:

硍我好久沒寫文寫這麼拼命了(毆打)
現在是凌晨兩點Orz
這篇文總長八千一百六十二
一個字總結:爽!
這次的主題又在Coffee&TV身上打轉,因為我實在太愛那隻MV了
而且對牛奶怨念很大(喂)
靈魂交換這東西很老梗XDXD
不過跟牛奶交換自己想想搞不好還挺有趣的(屁啦)
然後寫完這篇發現自己對不熱的愛實在很大
尤其是葛拉拉他已經完全佔據我心了
裡面有文藝的地方只是為搞笑而設,可以無視(毆打)
喔總之我寫的好幸福
而且好想喝牛奶XDXDXD
改天再來想想關於別首歌的題材吧(轉)
然後靈鴨他們說實話我沒有很熟他們的個性(只愛聽他們的歌XD)
有錯的話請指正嘎(跪)
我越來越覺得自己會完全陷進樂團Slash世界了(奔)

感謝您的觀賞!

題目:britpop - 部落格分类:音樂天地

  1. 2009/05/09(土) 20:56:15|
  2. [耳朵樹]Blur
  3. | 引用:0
  4. | 留言:0
<<[D/G] Chrous | 主頁 | [D/G] We all got lost>>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2-0f582a42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