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關於] 失去




聽說是某年的作文題目,試著來寫寫看。
  我的床邊擺了一套氣味儲藏器,那是自從我懂得如何作夢之後自己送給自己的禮物。
  它能將夢的味道瞬間掠捕,儲存,然後封藏到形狀大小各不同的瓶瓶罐罐裡。
  美研社玫瑰茶裡裝的是甜美的氣息,標籤上說這是一個關於「擁抱」的夢;牛奶玻璃瓶一打開就散出酸澀的氣味,這個夢的內容是「青春」。用鼻子瀏覽過各種夢境後,我在角落裡發現一顆空無一物的黑色轉蛋殼。
  當我一打開我就知道了。那個味道。連皺眉吐舌都無法形容的深沉苦味。

  那是一個名叫「失去」的夢。

  失去,永遠是在等待的狀態下發生的。

  比如說夢裡出現的那個突然變得寬廣的家,寬廣得可以塞下一個靈堂與一批哭啼的親友。而我跪坐在地等待,等待某個讓畫面轉變的契機出現。

  (你知道這時你做什麼都不對,只能讓事情自己發生)

  突然母親的黑白放大照片緞著白布出現了,立放在黑色穩重的大桌上。
  上香、念經、跪拜、哭。在機械般做著這些告別式必備流程時,片段的回憶畫面閃過,當母親臥房以昏黃色調出現在腦海的當下,夢裡的我以為自己醒了。
  醒了醒了在清晨時分自己的床上,滿身是汗頭重腳輕。然後從遠方,傳來母親呼喚自己的聲音,像平常那樣催促、不耐煩有點發怒的聲音。

  幾乎是狂喜般的從床上一躍而起,跑出房間,跑過飯廳,握住門把一推闖進母親的房。

  什麼人都沒有。

  夢裡的我頓時明瞭:那是幻聽,那不是夢,那是母親已離去的證據。

  (你知道我是如何被嚇醒的吧。)

  失去隨時隨地都在發生,像一條只有垂放在桌邊的緞帶,當你想起要伸手去拿的時候,它就突然滑下,連指尖都還來不及觸碰到。

  任何會讓我嚇醒的夢都是關於失去。

  我想要緊緊擁抱我所愛的事物,我好怕你們轉身以後再也不回頭。


  直到死亡將我們分開--
  哈,但我連死亡都無法接受。


  I want get her back.
  I want get you back.

  
  明知是無謂的掙扎,還是
  只能繼續做著苦澀的夢吧。

  可惡......








-------------------------------------------------

結果虎頭蛇尾。

後面變成抱怨了。
  1. 2009/06/22(月) 21:12:38|
  2. [血果字]散文
  3. | 引用:0
  4. | 留言:3
<<[燈光] 伸出手 | 主頁 | [抓住] 像空氣一般自然的存在>>

留言

作文不能放影片@@
  1. 2009/06/22(月) 21:59:16 |
  2. URL |
  3. 蔡蔡 #-
  4. [ 編輯 ]

只限管理員閲覽

此留言只限管理員閲覽
  1. 2009/06/22(月) 22:26:58 |
  2. |
  3. #
  4. [ 編輯 ]

>>蔡

喔。
  1. 2009/07/05(日) 13:51:53 |
  2. URL |
  3. 企鵝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25-0069169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