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一段] 我們的生命消失在思緒與動作之間

  
  生命在每一刻都被給予了轉機,我們的確有權利能選擇要往哪條航路駛去。
  腦子一直在轉著,尤其是處於如此空白的期間。
  有個直覺告訴我現在不能寫任何雜有野心成分的東西,因為就算寫了整體的架構到了後面還是會崩塌。而且也沒那股衝動要寫。
  不再像以前橫衝直撞,也不再像以前看到什麼就大笑、看到什麼就大哭,如果用PS的術語來說,就是同樣的一張照片,只不過色彩濃度調低了百分之二十。
  徐志摩,對,就是那個會輕輕揮手不帶走一片雲彩的眼鏡男。如此感情豐富如他,竟在生命後期的某個時刻抱怨生命無趣。

  彷彿什麼都感覺不到。

  於是這樣動不動就世界末日的青春期似乎永遠不會結束,但其實不然。

  幾乎每天都在凌晨四五點爬起來,瞪著逐漸張狂的辰光發呆,看著黑夜縮得越來越小,白天放的越來越大,然後感覺自己的心情結成像潮濕奶粉般的塊狀。

  我在思考一些在生命中的關係,過去式、現在式、未來式。

  走去圖書館的路上看到靜思語這樣寫:要提起就全部提起,要放下就全部放下。喜歡這句話,雖然不否認生命有提一半的可能,但是心懸在一半就等同於一直處在雲霄飛車要墜下的那一刻。年輕人性急,似乎永遠只能接受最極端的可能,而無法長時間享受曖昧的美好。

  波赫士、馬奎斯、卡爾維諾,三種不同風格的魔幻寫實,個人接觸後的觀感是:時間魔法、家族詛咒、如果圖書館。

  關於時間魔法:

  當處於現在象限的自己碰上過去切面的自己,在未來的某個時刻,進行了一場對談,充滿不確定跟確定,試探跟疑惑,已發生跟未發生的碰撞。

  關於家族詛咒:

  那些在不同身體卻流著百分之幾相似血液的靈魂裡,有什麼是一樣的,有什麼是不一樣的,你的父親遇見的事情或許是小孩子的奇幻歷程,小孩子接觸的人事物(如此平凡),卻是生活中最大的波瀾。

  關於如果圖書館:

  並不是在嘗試有哪幾種可能,而是去挑戰能創造怎麼樣的可能。ㄧ本永遠看不完的書、一座又一座存在或不存在的城市,一個擬人概念的抽象宇宙,一段誘惑,一種愛。
  如果......

  如果要我從這三位大師中選出一位最喜愛的(基本上我也不能這樣做啦,因為我根本沒看過幾本他們的作品),毫無疑問會選卡爾維諾吧。

  並不是因為還年輕,所以有各種可能。
  而是因為這是文學,我們要激發出它的可能。
  看了卡爾維諾才知道文字有這種可能(笑)。

  然後我現在又陷入了哪一種思緒泥淖呢?

  



  如果,

  現在有兩條路可以走,

  站在交叉口的是我,

  在身後踹我背催促我走的人也是我,

  我會等到自己脊椎痛的時候再走(而且不知道選了哪一條),

  還是有其他人多踹了一腳讓我重心不穩,

  倒向其中一條路?


  我希望是後者,因為前面那個選項會讓我痛很久。



  就這樣了。  
  1. 2009/07/03(金) 23:20:27|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哇塞] 太猛了啦! | 主頁 | [燈光] 伸出手>>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27-e04f6f91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