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心得] 春宮電影

633746285969552500.jpg


通常先寫在筆記本上的心得都怪怪的,總之PO上來。

------------------------------------------------------------------------------------

  我彷彿打開一個被棄置在倉庫角落的罐子,然後瞪著寄生於罐底的黑色蟲子互相扯著身子扭打。

  就在不久前,我還帶著一身汗翻閱著這本書,窗外隱隱約約傳來詭奇的尖叫聲,老弟問我那是什麼,細聽後才發現那是狗吠,而且不是一般的狗吠,是大群野獸沉浸在最原始氣味的交配激吼。那聲音說實話,從人類的角度來聽根本連一絲絲的歡愉也沒有,甚至讓人懷疑牠們正在進行的這個動作只有純粹的痛苦。
  
  我曾經目睹狗的性交,那畫面猙獰的不可思議。殺紅了眼,咧出森白的利齒,公狗啃咬著母狗的頸背,用爪子抓傷對方的皮肉,每一次的進入雙方就又向前大躍進了一步,地上灑落著牠們的體液與唾沫,空氣殘存的不只尿騷味,還有不絕於耳的嗚鳴。

  我要說的是,在那近似於煉獄之境的儀式下,真實的意義是什麼?為何身體內部要設置如此瘋狂的機制來啟動我們傳宗接代的鎖鏈?而不是較為溫和的,你知道,所謂的文明。

  正如書裡面爭論的事實,人總是陷入某種矛盾裡。

  我們畏懼,厭惡社會底層的色情暴力毒品,但是又必須以"他們"的存在來警示(更真的說法是彰顯)自己;相對的"他們"唾棄一成不變的資產階級,卻又在某些時刻暴露出了自己對於"生活"的想望。

  宿命。

  接受死亡與不接受死亡,吸毒或者不吸,殺人或者被殺,有些事情我們"看似"可以選擇,但是實際上路永遠只有兩條,而我們永遠知道哪一條是正道(就是大多數人走的那條,生存率比較高的那條,古老祖先的智慧嘎),然而也會思考,既然這是"選擇",那媽的我們可不可以走另一條路呢?

  這大概又要扯回<發條橘子>的那個大哉問了。

  總之,這本書,刻意放大細菌(乃至到像用顯微鏡看切片一樣清晰)部分的劇情,讓我痛苦,卻也讓我思考,我們真的擁有選擇的權利嗎?

  嗯?



                           六月二十八日
  1. 2009/07/05(日) 13:09:17|
  2. [花枝心]書籍
  3. | 引用:0
  4. | 留言:1
<<[心得] Jenseits der Stille | 主頁 | [哇塞] 太猛了啦!>>

留言

我最近抓了發條橘子的電影來看
"選擇"這件事本身就是無止境的問題
  1. 2009/07/05(日) 22:54:03 |
  2. URL |
  3. 大帥Q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29-c7d6b7f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