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所以] 在一場大雨之後





好久沒有隨便亂寫了。
整個世界都有他(這裡不用它是因為我認為那是有生命的)所謂的規範。
比如說我們必須忍耐什麼,克制什麼,閉著眼睛往後倒而不去期待什麼。

如果說我們都不再遵循規範,那,很簡單。
頂多整個世界分崩離析。

我們頂多,一起謀殺了這個世界,有默契地。

想像一下,所有人都用雕像般的站姿佇立在地平線之上,用背影等待太陽慢慢升起。太陽升起之時,所有人的面容將因逆光而模糊黑暗,悲喜怒哀全都化為相同的色彩。

多麼脆弱啊,那副景象彷彿被冬天的風一吹就散。

有種疼痛是連我在夢中都不願經歷的。被某人狠狠地拑住手掌,注意,是狠-狠-的,最好用力到手臂都焊下了紅印,等到鬆開了後還會有晚霞般的紫瘀。
還沒完呢,接著才是重頭戲。

先是輕輕地撫摸,用指尖摩娑過那手的每個指尖(用我的時間舔舐你僅有的時間),這樣一遍又一遍溫柔地摸著,那手掌的血液將會逐漸鬆懈下來(有沒有看到指頭上那淡淡的粉紅色?),等到你覺得夠了夠了夠了之後,就選一根你最喜歡的手指頭--

咬、下、去。

不准說殘忍,不准膽怯,不准咬到一半就鬆開。

怎樣才合格呢?

那我們拿無名指來舉例好了。
無名指莫名奇妙就成為了愛情的代表指,我們把戒指戴在上面,自以為這樣就將承諾永遠地鎖在上頭。
無名指有三個指節,我們通常把戒指推到最底(避免滑落),所以要咬,也是從最底的根部開始咬起。
來,伸出你的手仔細看,在無名指與手掌連接的位置,是不是有精緻細小的藍色血管?還有一點點與其他肌膚相比下較薄的聯繫組織,我們得從那裡開始。
讓我想想.....
門牙、犬齒、臼齒,哪種牙齒比較果決呢?

一開始,就把整根手指吞進嘴裡,裹了黏稠的唾液跟從牙齦滲出的血絲。因為無名指的長度關係,會有微微的做噁感,這是正常的。

再來,閉上眼睛。黑暗會催眠自己這一切只是個可笑的夢境。

用你最果決的那對牙抵住那人那手那手指的肌肉,欸欸,別馬上咬下去,在那美好的瞬間之前好好感受那人那手那手指的可愛脈動。

是不是像火山熔漿沸騰時的節奏呢?


我如果坐在雨中,等著天空墜落,那路人會笑我傻。
因為我在等待著已經發生的事。
這是沒有任何意義的。



血管、神經與肌肉的韌性應該都不一樣吧?
所以咬起來的彈性也不一樣囉?

想像起來大概是這種畫面:

寧山走進花店裡,那時大概是六月上旬左右,梅雨季節剛結束,陽光與風交替逗弄著落地窗的白色紗織窗簾。
我要包一束很美很美的花給他,寧山這樣想,昨天去曼都染的褐色頭髮也在光中愉悅地飄動。
她在店裡來回走動了好幾趟,第一趟放了幾支風鈴草,第二趟是鮮血玫瑰,第三趟有多瓣被枝解的香水百合,第四趟則是一大籃的蔓越莓。
寧山把以上材料依序放進無色玻璃紙與紫色紗柔紙的包裝裡。

來,剛出生的寶寶,媽咪幫你穿衣服。
來,剛出生的寶寶,媽咪幫你繫腰帶。
來,剛出生的寶寶,媽咪幫你剪去多餘的期待。

她在大剪刀與裁刀間考慮了下,最後決定空手。

那些突出於包裝外無用的莖綠呀......

她留下它們。


然後一拳壓碎了包裝內的花與果與美好色彩。













哇呼。


  1. 2009/08/09(日) 21:39:29|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失眠] 所以寫問卷 | 主頁 | [也許] 今天的雲是從天堂複製的>>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37-751adc3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