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田三] 夜宿習題未知數Z


  在柔軟的被舖中我們翻滾,所有的枕頭跟隊友的鼾聲,一點點入秋的寒怯跟尚未脫離夏季的星空──難得這麼一個無法入眠的夜晚。

  吶吶吶,你是不是想說什麼?
  又是遲疑又是語助詞的,上下游移的眼珠。
  讓我想想……阿──阿部嗎?
  啊啊啊於是你摀住那人的嘴,深怕吵醒任何一個秘密之中或之外的人。
  說吧說吧,咧嘴微笑。
  你也是如此放心地歎息了,然後回答。

  有些事只能跟某些人說,因為只有某些人能懂。


【夜宿習題未知數Z】  田島X三橋






  「我要熄燈囉。」志賀推了下眼鏡,下一秒就把黑暗送入男孩的和室裡。
  「是──」回答竟然一點倦意也沒有,也許是因為--稍許有些不同的明天?
  在狹小的榻榻米地板上,大家的四肢軀幹像第一次合宿時那樣交疊著,不同的是氣氛──都已經如此熟悉了,不僅是他的球路或者打擊的習慣,還有更多更多深入的了解,個性喜好什麼的──所謂的我們如此團結一心大概就是如此吧。
  「咦?明天是阿部跟三橋要負責做早餐吧?」花井推開田島的腳跟西廣的手肘,把頭朝旁邊一側,用只有這房間的人能聽到的聲量這樣問著。
  「嗯吶。」「是、是的……」兩個不同聲線的回答一左一右傳出。
  「篠岡要幫你們一起做吧──好好喔…」水谷又開始嗶嘰嗶嘰的碎碎念起來,泉嘆了口氣然後跟阿部一同打斷「吵死了。」
  「那我明天可不可以吃超大、超大、超大的天婦羅當早餐?」田島宏亮聲響直直的撞破了天花板跟每個人的耳膜。
  「田島你小聲一點啦。」「監督被吵醒的話怎麼辦!」原本靜靜聆聽的榮口跟巢山忍不住出聲阻止,花井則是往上一抓,狠狠地敲了田島的腳底板一下。
  「好痛!我只是問問嘛──」田島把被子往上蓋住頭,然後自以為壓低音量地抓住身旁的三橋問道「所以說啊三橋……到底可不可以嘛?」
  「沒有那種東西。」阿部決定閉起眼睛睡了,老實說一想到要跟三橋一起做早餐他就頭痛……總覺得有點尷尬啊……「再說我跟三橋也不會炸。」
  「那我退一步……改成牛肉手捲就好了!」
  「這是哪門子的退一步!」全員有志一同的朝田島大吼。
  突然從遠方傳來悶悶的碰撞聲。
  「不、不好了……好像有人走過來了。」靠近拉門的沖連忙發出警報,進入警戒狀態的眾人趕緊閉起眼睛裝睡,但是……

  「今、天、難、得、精、神、很、好、嘛!」紙門被猛地拉開,暗夜女王的影子透過月光映在全身僵硬的男孩臉上,她手中微濕的擦髮巾在空中甩啊甩的,然後用力一握,竟然擠出水來了。

  來不及了。



  經過百枝監督的恐嚇(增加練習量)加威脅(晚餐只能吃一碗飯)後,所有人即使不想睡也有了倦意,在大約午夜的時候,幾乎所有人都入眠了。
  但也只是幾乎。
  三橋睜著眼睛望著掛燈,眨了幾下,閉起,然後又眨了幾下。這個動作他大概重複了三十次之多,其中還不包含一直瞪著窗外看跟數天花板紋路的時間。
  「睡不著啊?」田島的小雀斑突然在三橋眼前無限放大。
  「唔…呃…你呢?」被嚇到的三橋勉強吐出幾個字當作回答。
  「你的腳很冰啊,一直被碰到結果就睡不著。」田島蹭了下三橋的右腳掌,一股暖意竄進凍結的末梢神經裡,三橋放鬆了點。
  「你的腳、好、好溫暖!」
  「嘿嘿,這才是正常體溫啦。」田島嘻嘻的笑了,他又湊近了點,大約是可以感知到對方吐息的位置。
  「睡不著嗎?」他又問了一次,在三橋的耳邊。
  「唔……」三橋點了點頭,對於田島,他是一直都無法說謊的。
  『甲子園優勝啊……大概是因為你們兩個都是笨蛋吧。』三橋想起幾個禮拜前阿部說過的話,其實他還是不太明白那是什麼意思。
  但是那次他成功把自己想說的話說出來了啊,在阿部家,對著阿部確確實實地說出來了──三橋忍不住笑了。
  為了這個原因,怎麼樣都要拿到秋季種子才行……
  「啊好詐,自己想到什麼有趣的東西了也不說──」田島捏住三橋的往旁邊拉,鼓起嘴巴有點賭氣的樣子。
  「我、我在想、之前跟你說、說的那件事…」
  「啊?天婦羅?」
  「更、更之前的那個──」
  「喔!秋季種子那件事啊!」
  「嗯嗯!好、好厲害!」三橋用力地點了點頭。
  「嘻嘻,三橋在想什麼都很好猜嘛!」

  雖然大家都睡著了沒聽到他們的談話,不過就算醒了也還是聽不懂吧……如此跳躍性的思考跟臆測大概也只有他們能做到了,到底天婦羅跟秋季賽有什麼關聯呢田島真神啊……啊,作者亂入了。

  「然後呢?」田島盯著三橋的眼睛看,一副你還有別的話要說吧的樣子。
  「呃…那個…」三橋又不自覺轉起手指來。
  被田島這麼一說,他倒是想起來自己睡不著的原因了……視線有點慌亂地朝四周掃去,想要開口卻又躊躇,呼吸急促了點。
  「還是不要……」
  「噓──」田島一把抱住他的頭,讓兩人一同潛進厚暖的被窩裡,在黑暗中他用手指大致辨識出三橋的輪廓,成功找到耳朵的位置後,又湊近了點,以非常、非常、非常微弱的音量說著「這樣就不怕有人發現了。我在看エロ書的時候都這樣喔。」
  「耶……?」三橋過了一陣子後才明白田島的用意,他花了三十秒的時間讚嘆田島的聰明才智,剩下三十秒則拿來深呼吸跟輕微顫抖。
  「這個是、是…秘密喔。」在說出這句話後,三橋赫然發現自己已經好久、好久、好久沒有跟別人說過──秘、密──這回事了。
  因為沒有人能讓他說啊。
  但在這種彷若畢業旅行的氣氛下,遇上一個總是能輕易懂得自己想法的朋友,一種什麼事情都能說出口的衝動夾在心跳的間隔中。
  「可、可以說、說嗎?」
  「嗯!」雖然看不清楚田島的表情,但從語氣可知道他是極端認真的。
  「那、那我要說了……」三橋往旁挪了個幾吋,然後把手放上田島的肩膀,嘴唇在黑暗中不小心擦過了田島的臉頰。
  「啊、對、對不起…我以為那是耳朵──」三橋迅速縮了回來,他看不見對方的表情。
  「沒關係啦,說吧。」田島搔了搔臉頰,突然覺得有點熱,但他看不見對方的表情。

  然後在下一個呼氣的瞬間就,一字一句的……

  開頭是A,中途遇上哽咽與停頓,一點點抽泣的不安當作逗號,至於結束則是一個長得幾乎跟問號相同的句號,但也只是幾乎而已,它還是一個肯定的句號。

  三橋說完了。



  「廉廉廉廉廉──你好笨好笨好笨喔!」在對話完,一隻小蟲沉默拍翅的間隔後,田島猛地勾住三橋的脖子,手握成拳玩笑似的在他髮旋上轉著。
  「啊……怎、怎麼了?」三橋不明所以,以為自己又做錯什麼了。
  「沒呀,我每次跟我大哥說完秘密後他都會像這樣──『悠悠悠悠悠──你好笨好笨好笨喔!』嘿-很好玩吧!」田島把下巴抵上三橋的肩膀,鼻子輕哼著不成調的旋律,頭就順著調子左右搖晃著。
  「還、還蠻好玩的……」被田島這麼一說,三橋心情又突然好了起來,他也學田島把自己的下巴靠上對方的肩膀,這個動作一做下去,倦意就突如其來地湧上來了。
  「吶三橋……」田島摸著三橋的頭髮,半閉著眼睛說「推腳踏車也好、早餐也好、跟阿部講話也好──不用太擔心的,他不會生你的氣啦。」
  「可、可是……每次我、我都不、不太懂、阿部…要說、說什麼…」三橋喜歡田島脖子上清爽微澀的肥皂味,他揉了揉眼睛。
  「唔……」田島思考了一會兒,接著睜開眼,把三橋的臉重新面向自己,即使明知對方看不見自己的表情,還是咧出一個超級飽滿的笑──
  
  「會懂的!」

  「我會、會懂的…嗎?還…還是他…?」

  「會懂的!兩個人都會嚴密地懂的!」

  「真…的?」

  「會的!」

  三橋突然覺得信心滿滿,突然好期待明天到來,突然不管是什麼他都不會害怕了。一起打棒球,一起拿到秋季賽種子,一起…一起去甲子園!
  『一起去甲子園吧!三橋!』
  即使明知對方看不見自己的表情,三橋還是想咧出一個超級飽滿的笑報答田島,超、級、飽、滿、的──

  田島用力抱緊了三橋,讓自己的笑臉重疊上了他的。
  整個被窩突然悶的令人喘不過氣。

  「睡覺吧!」從被子裡探出頭,田島又開始輕哼起應該是安眠曲的調子。
  「嗯!」三橋閉上眼,隨著旋律輕輕晃動……

  在黑暗中,誰也沒發現誰的臉是怎麼樣的紅色。



  「不、不會…」
  「不會說出去的!」
  「啊…嗯…謝、謝…」
  「因為這是秘密啊。」
  「哈哈……是秘密。」



------------------
把之前寫的田三文通通貼過來!

在配對那邊考慮要寫田X三→阿,還是田X三考慮了很久算了,少年之情本來就剪不斷理還亂嘎XD(欸喂)
很喜歡這兩隻的互動所以就寫了,太可愛了他們。
嘎啊好晚了.....先在這感謝看完本篇的你,晚安囉。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09/05/09(土) 21:54:59|
  2. [鏡面國]大振
  3. | 引用:0
  4. | 留言:0
<<[田三] 分一半 | 主頁 | [D/G] Chrous >>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4-7b93eac3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