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田三] 分一半



  「田島啊……其實是個很細心的人吧?」泉咬著吸管,眼珠子轉了轉後這樣說著。
  「耶?」「是笨蛋吧!」正在聽MP3水谷跟縫補應援團團服的濱田同時抬起頭。
  「說是笨蛋也…也沒錯啦,只是總覺得,他把很多事情都看的很清楚……例如說…」泉有點不知該怎麼表達地抓了抓頭,翹起腳又倒回椅子裡。
  「變化球的軌道?」「藏食物的地方?」水谷跟濱田敲了下手掌後這樣回答。
  「你們才是笨蛋吧!」泉大大嘆了口氣。


【分一半】  田島X三橋 +(微濱泉)






  老師點了點頭說開始動作後,班上的同學就直往放食材的大桌子衝,來回幾趟後,有些組幾乎在一分鐘內就準備就緒了。
  第八組呆呆地望著跑來跑去的同學們,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為什麼我們這組一個女生也沒有啊?」田島轉頭看向泉。
  「因為在昨天最後一節課時我們提早去練習了,沒有參與到家政課分組。說到這個……我不是叫你替我們找組員了嗎?」泉轉頭看向濱田。
  「呃…這個嘛…那個時候我在思考一些很重要的事情……絕對不是睡著喔!啊,三橋,你去幫我們拿食材過來好不好?」濱田趕緊轉頭看向三橋。
  三橋用力地點了點頭,兩三步衝進恍如大拍賣圍堵人潮的食材主桌。
  「現在要怎麼辦?我們連要做什麼都不知道耶。」泉繼續瞪著濱田,田島則在一旁跳上跳下的說「三橋!我要不同顏色的那顆蛋!對!就是左邊那個!」
  「啊,這個我倒是知道──好像是做蛋包飯…的樣子……你幹麼那種表情啦!可惡對前輩要有禮貌你到底知不知道啊!」濱田受不了泉譴責的神情,伸手捏住他的臉「痛死了放開啦笨蛋前輩!」
  「呃,那個,泉君跟濱田君……你們要不要注意一下田島跟三橋。」路過的女同學好心的提醒了下他們,兩人同時往料理台看去──只見田島用鍋子當捕手手套放在胸前說投過來吧我會接住喔!三橋則嘴裏喃喃念著不太好吧但仍是拿起蛋開始做繞臂動作──「慢著你們在做什麼!」「蛋不是這樣打的啊!」
  泉跟濱田撲了過去。



  筷子在鮮亮的蛋液中攪拌,唰唰唰地將兩種顏色合成漂亮的糊狀。
  「你好厲害喔!」田島盯著濱田的動作,眼睛開心地連眨了好幾下。
  「還好啦……這可是最基本呢……」「我看你也只會做這個吧。」泉硬生生打斷了濱田的話,將手上削好皮的紅蘿蔔遞給身旁不知該做什麼只好默默擦起桌子的三橋「這個由你來切可以嗎?」
  「可、可以──」三橋連忙把抹布放回原位,打開水龍頭洗了洗手,卻在回身時遲疑了下,他抿起唇有點緊張地看向泉「那個、嗯、阿、阿部說……」
  「該不會是他又說什麼不能拿刀否則會傷到手指那種話吧……」泉有點不開心地撇了撇嘴,三橋被這個表情嚇得差點哭出來,泉趕緊搖了搖頭「我不是在生你的氣啦,只是總覺得阿部都把你當笨蛋似的……有點討厭。」
  「阿、阿部他只是…」「我們本來就是笨蛋啊!」田島不知何時從兩人之間竄出來,他一手搭住三橋的肩,嘟起嘴思考了一會兒。
  「啊!那我們分一半切吧!」「分、分一半?」田島點點頭,笑嘻嘻地從泉手中拿走紅蘿蔔跟菜刀,並且指揮三橋去拿別組已經使用完畢的砧板。
  「來,這半給你,這半是我的。」田島把蘿蔔切成兩段,然後就開始切起自己的那一份,歪歪扭扭的但大致還成個丁狀。
  「一半……就可以了嗎?」三橋拿起另一把菜刀,看向田島。
  「對啊,因為一半的話受傷的機率就減半了,啊啊──其他組已經在煎蛋了!我們不能輸──」「不能輸!」田島又開始埋頭猛切,兩人的笑聲混在菜刀剁板的節奏裡。

  「真是難懂呢…他們兩個。」濱田將攪拌完畢的蛋液交給泉,一手撐在泉的肩膀上,疲累地嘆了口氣。
  「我已經習慣了。」泉聳了聳肩,順便把濱田的手給抖了下來。



  『因為他是么子,所以大家都很寵他。』

  田島已經很習慣這句話了,他也認為這是理所當然──例如說,在晚上的時候去爺爺的房間陪他聊今天的農作物,就可以拿到五百塊當明天果汁錢;或者,媽媽在煮飯的時候突然抱住她說「我打棒球打的好餓喔!漢堡肉,我要漢堡肉!」,通常就能得到自己想吃的東西;又或者,在大哥跟二姐為了西武隊跟羅德對誰比較厲害而吵架時,他會戴著棒球手套跑進來,要他們陪他玩三人投捕。
  只要全家人開心,他就會跟著開心。
  這是么子的責任。
  當他把球隊當成另一個家時,也就不自覺地把這種習性帶到西浦來了。他喜歡丟出一個話題讓大家爭論,也喜歡分享好東西給大家(通常不是什麼好東西),他喜歡大家帶點哭笑不得的語氣說「田島你夠了喔!」,也喜歡教練雖然恐怖但其實很有趣的自力金鋼輪──他喜歡大家把注意力放在自己身上。
  然而,他卻在這個球隊遇到了另一種類型的人。
  完完全全不同的。
  三星戰,當他下定決心走向在休息區外縮成一團的三橋時,他竟然覺得自己有另外的,很重要的台詞要說,不是耍脾氣也不是耍任性,也不是像以往的避重就輕地嘻笑過去,而是……他深吸了一口氣,對三橋說,我們一起回去吧,回休息區。
  然後就穩當當的伸出手來,對著三橋。
  從那個時候,他就發現了,自己其實可以擔負,么子以外的責任。



  「你們三個怎麼這麼慢啊!」百枝監督踩在本壘板上,用宏亮的嗓音招呼顯然跑了一段路程的田島、泉和三橋。
  「最後兩節是家政課,煮東西耽誤了點時間。」泉首先立正站好,快速解釋過了原因,然後再跟田島、三橋一同彎腰鞠躬
  「非常抱歉!」三個人用同樣宏亮的聲量(田島的過度大聲補足了三橋的微弱分貝)回應監督。
  「好,進隊伍裡吧。」監督點點頭,三個人小跑步擠入隊友群裡。
  「欸,你們家政課煮什麼啊?」榮口悄聲向剛歸隊的三橋問道「呃、那個……蛋、蛋…」「蛋包飯!嘻嘻,羨慕吧!」田島的聲音插入,三橋在一旁猛點著頭。
  「真好啊,好像下禮拜才輪到我們班。」
  「哪裡好了,田島加了一大堆奇怪的蔬菜,害那個蛋包飯沒人敢吃了。」泉遮著嘴巴也加入悄悄話討論群裡。
  「哪有奇怪!明明就很好吃!三橋也吃了一半耶!」田島不平地大聲發出抗議,茄子跟青椒明明就是世上最美味的蔬菜了,尤其是爺爺種的!
  「那配上一杯果汁就會更美味了吧?」突然一道甜美柔和的女聲加入對話,田島點點頭,擦著口水回應「是啊…啊、好想喝西瓜汁喔──唔!糟糕!」
  田島慢慢轉過頭去,百枝監督的笑容比平常更加燦爛。
  「跑球場跟頭部按摩,你們自己選吧。」監督折了折手指。

  奔跑吧少年,為了延續疼痛與愛的青春,在廣大的天空下。

  「你啊…真是…」花井甩了甩滿是汗的球衣,轉頭看向釀禍的元兇「還讓大家一起陪你跑,原本今天可以不用練習提早回家耶。」
  「嗯?跑完步還不是一樣提早回家。」正拿著冷卻劑攻擊眾人的田島完全沒有罪惡感。
  「是是。」花井把頭巾的結繫好,揹起書包推開門「那我要走囉。」
  「咦?你不跟大家一起回去?」田島的要噴射冷卻劑的手停在空中,頭歪向一邊。
  「今天有多餘的時間,我要去市區買點東西。西廣也是吧?」「嗯,我要去剪頭髮。」「喔,我也跟家人約好了要上館子。」「沖你真好,我今天要自己在外面吃耶。」「不是一直以來都這樣嗎?」「什麼嘛阿部!講得好像我是沒人要的孩子一樣!」「富美紀沒人要喔──」「泉你給我閉嘴!」
  「什麼嘛…大家都安排好了。」田島把冷卻劑放回櫃子,脫掉上衣時輕聲咕噥著。
  其他人沒注意到田島的抱怨,只是繼續換衣服收東西的動作,在花井離開後不久,西廣、巢山、沖、水谷、榮口也陸續離開了。
  阿部把櫃子鎖上,調了下書包揹帶,然後走向三橋。
  同時,其他人的動作也慢了下來,每當自己隊的捕手跟投手要對話時,大家都會下意識地關注一下。
  「三橋,你們今天家政課對吧?」阿部抓住準備縮到角落的三橋,嘴角掛上他自認為最和善的笑容。
  「是、是……」三橋點頭的動作慢到可以分格成十個畫面。
  「沒有拿刀子吧?」阿部此話一出,三橋就唔的一聲把頭轉開了,兩個人陷入一陣算是沉默的僵持。
  「你啊,萬一傷到手──」「阿部你夠囉,不要把三橋當笨蛋好不好。」終於按捺不住的泉大力關上櫃子門,看向阿部。
  「我才沒有把他當笨蛋,只是……」「三橋他又不是……」兩個人話說到一半就被田島的手堵回喉嚨。
  「吶吶,我也拿刀子囉!但是沒有受傷!」田島的語氣像是做了什麼了不得的事。在說話的同時,他對阿部使了下眼色。阿部順著田島的視線看向正抱住頭發抖的三橋,抿起嘴思索了一會兒,然後退了一步。
  「沒有受傷就好了。」阿部朝背對自己的三橋這樣說著,三橋慢慢地轉過頭來說真的?阿部說對啦對啦然後就敲了下三橋的頭,快速向大家道了聲再見,就大步離開社辦了。
  泉看著阿部離去的身影,抓了抓頭,突然覺得為此發脾氣的自己很蠢,「謝啦,田島。」泉在離開前丟了這麼一句。



  田島根本不是細心,而是不自覺地去注意那個人吧──但老實說,那種觀察力跟居中協調力還真不是──蓋的……
  「泉你要睡就趴著睡,待會掉下去我可不管。」濱田踩著腳踏車,突然沒有的人體溫度的後背讓他有點不習慣。
  「誰像你啊。」像是累垮般往後倒去的泉還有回嘴的力氣,接著空氣凝滯了下,語氣又變回無力「唉,只是想到了一些事。」
  「小孩子嘆什麼氣!」
  「被留級了裝什麼前輩!」
  「你這傢伙……」



  今天換我等田島君了呢,好難得。
  已經換好衣服的三橋抱著膝蓋坐在板凳上,望著無人的球場發呆。抬頭望向昏色的天空,有逐漸消褪的飛機雲,低頭看向灑水後殘留的水灘,隊友跑步時的腳印沉在裡面。
  平常都是田島君先換好衣服出來等他,還會大叫──慢死了──三橋!今天怎麼……三橋搖了搖頭。
  田島君不會有事的。
  把這句話在心裡唸著兩三遍後,他的思緒轉到了今天監督說的話──
  嗯……下一場比賽……是跟美丞隊……吧?
  老實說他並不清楚那是怎麼樣的隊伍,只想著自己要更努力、更努力地投球,配合著阿部的指示,更努力、更努力地投球。一定要贏──不管是夏大還是自己的王牌寶座。
  接著他又想起花井了,跟琦玉隊比賽到一半的時候,花井他到底想問什麼呢,自己又回答了什麼啊,該不會又說錯話了,還有那時田島怎麼會認為花井在欺負自己呢……三橋將食指關節抵在眉心很用力地思考著。
  「三──橋──!」田島的聲音伴著手臂勾向三橋的肩。
  「啊,你弄好了。」三橋望向將下巴昂得高高以至於鼻尖都快頂到天空的田島,心情一鬆就忍不住笑了。
  「謝謝你等我啊,走吧!」田島拉著三橋大步朝停放腳踏車的地方走。他踏著輕快的腳步,刻意吹起愉悅的口哨,試圖掩飾,自己眉間的輕微鬱悶。



  樹葉篩過紅色的霞光,在柏油舖成的平滑斜坡上篩出零碎的落日葉影,腳踏車倏乎輾過,也沒滾爛任何一片。
  田島像往常把腳往旁舉起,讓輪子自行被地心引力扯動,在心情極好的時候,他甚至會把手也放開。
  不過今天沒這個興致。
  他瞪著逐漸下沉的夕陽,心裡對那些先行鳥獸散的隊友有些生氣,啊啊,明明今天準備好要跟他們討論的──
  討論西浦隊的,目標。
  這可是超級重要的事吶!可是他卻一反常態的遲遲說不出口,這種情況就像過年的時候不敢開口跟親戚要紅包一樣可恥。
  而且啊而且,要提早走昨天也不會先說一聲,最討厭了!田島皺起眉,這種情況讓他想起家裡的人約好出去吃飯結果卻忘了自己的感覺。
  什麼時候自己會想這麼多了,真是……田島嘟著嘴趴在扶手上,左腳右腳猛力地踩,直到他猛然想起三橋還在自己身後,才連忙按住煞車。
  「三橋──」「嗯…嗯?」「什麼啊──你在嘛!」不知為什麼,看到三橋還跟在自己身邊,田島突然覺得安心許多。
  「田、田島君……」
  「嗯?」
  「我、我們去、去買東西吃吧。」
  「……好啊!」
  聽到要吃東西,田島的笑臉再度綻放──又一個下坡,他這次決定把手放開,涼爽的風嘩的一聲撲在自己跟三橋的臉上。

  太好了,是平常的田島君。看著田島的笑容,三橋鬆了口氣。


  為什麼會想談論目標這檔事呢……田島坐在大家幾乎每天都會一起來的便利超商外的板凳,用手撐著臉,在心中喃喃唸著。
  本來他應該也在超商裡的,但是今天三橋主動說他去買就好……田島索性躺上板凳,腳在空中踢啊踢的。
  「為什麼啊──悠一郎?」他又吹起口哨,這次是爸爸常常轉收音機聽的那種演歌小調。
  大概是因為,他還覺得西浦,缺了點什麼吧。
  缺了什麼呢……天色暗卻,他在仰角四十五度的位置發現了第一顆星,突然有股衝動讓他想跑進超商拉著三橋出來說──你看你看!
  但他沒這樣做,只是繼續望著星星。 
  『你這樣就滿足囉?』
  田島想起琦玉戰時自己對花井說過的話,滿足……嗯……這樣就……啊!大家就是缺乏那種欸……那個是什麼啊……信長的野望……啊啊!
  就是那種『嚴密地去贏!』的心!
  如果一個棒球隊只有一個人要嚴密地去贏,那就跟田島家只有悠一郎一個人一樣──不算是棒球隊了,也不算是田島家了!
  啊啊……該怎麼辦……
  田島猛地站了起來,結果一頭撞上湊過來的三橋。
  「啊,抱歉!我頭很硬是不痛啦──你沒事吧!」
  「唔……沒、沒關係。」
  「頭過來──」田島一把拉住三橋,撐開手掌用力揉了揉額頭發紅的位置「嘻嘻,這樣就不痛了吧。」
  「不痛了……啊,那個……」三橋點點頭,然後想起什麼似的從袋子裡拿出一大堆東西。
  「唔哇,大肉包、汽水冰棒、波蘿麵包……我要──」田島伸手準備掠奪食物,卻被三橋阻止。田島有些意外地看著抱走所有食物的三橋。
  「怎麼…」
  「分、分一半!」三橋先把肉包捏成兩半,將其中一份遞給田島。
  「喔!謝謝!」田島開心的接過食物,兩三口就吃掉了。
  「這、這個也分一半。」三橋也把麵包撕成兩半。
  「謝謝──」
  「這、這個也……」三橋就這樣接連地把食物都分成了兩半,田島有點不明白地看著他(雖然吃東西的動作都沒停)。
  「就、就是……」三橋停下動作,深吸了口氣後看向田島「你、你也可以把、把這個、分一、分一半給我……」三橋指了指田島,再指了指自己,然後用食指在太陽穴邊騰空畫了好幾圈圓。
  「這個……?」田島也跟著比起動作「啊──你是說,煩惱?」
  「對!」三橋猛力點著頭「把、把煩惱分一半給我,就、就不會這麼煩惱了!」

  什麼啊──突然喘不過氣是怎麼回事。
  田島用手背快速擦拭了眼睛好幾下,然後吸了吸鼻子。

  「好!就分一半!要從哪分起呢我想想……」田島忍不住一把抱緊三橋,用額頭蹭了對方的額頭好幾下。



  在已經暗了的天空下,兩輛腳踏車的兩道光線將筆直的道路一分為二,其中一個男孩時而慷慨激昂時而笑鬧地說著,另一個常常會跟著笑,但通常是靜靜聽著,就這樣一直一直騎著,夜中的道路彷彿沒有盡頭。

  分一半吶,不管是煩惱還是歡樂,分一半。


--------------
是說這篇田島神的個性還沒有抓好....

田三本命確認(暈)
喔喔雖然我不知道自己在寫什麼但是寫的好開心(喂)
謝謝看完本篇的各位ˇ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09/05/09(土) 22:04:11|
  2. [鏡面國]大振
  3. | 引用:0
  4. | 留言:0
<<[田三] 少年嘗試論 | 主頁 | [田三] 夜宿習題未知數Z>>

留言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5-e1c0f665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