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田三] 少年嘗試論


  欸欸三橋你知道嗎,循著這條小徑一直騎下去,就會到一個、非常、非常、非常漂亮的地方喔。
  田、田島君。三橋看了下手錶,然後抬起頭對田島點了點頭。
  現在的時間還很早,你想去嗎……太好了──我們走吧我們走吧。

  腳踏車燈在路燈未熄天空未亮的長長坡道上滑出一抹微笑的曲痕。一道剛畫完另一道輪胎又壓了過去──在這樣的早晨裡,我們只不過是兩個想探險的,孩子罷了。



  【少年嘗試論】  田島X三橋




  一切的起因是因為失眠。

  合宿結束了,大家在比賽開始前的一個禮拜回到家裡,因為秋天到了,天空暗的比較早,大家到西浦晨練的時間必須晚一個小時,監督說,大家趁這個機會好好休息吧。她微笑。
  
  但是三橋並沒有因為這突然的獎賞感到開心,相反地,他不再這麼渴望睡眠,枕頭滾了好幾遍還是在凌晨四點的時候轉醒。
  他曳著棉被來到窗邊,還是黑的,秋天的早晨果然沒這麼快來。
  好想趕快練習、趕快比賽啊,三橋想起田島與自己的約定,一定、一定要……他把臉貼在微冰的窗面上,發出一聲嘆息。

  手機響了。

  三橋連忙開燈尋找震動的來源,啊,找到了──他抓起手機,螢幕顯示著「一封新簡訊 From 田島」

  五分鐘後,三橋整裝完畢,帶著球與砰砰作響的心臟,輕手輕腳的下樓,關門,牽著腳踏車離開了。

  ※

  田島把腳踏車停在路燈下,對著整條寂靜漆黑的街道眨了眨眼,手又不自覺翻動著口袋中的手機,嘟起嘴想吹點口哨哼點歌什麼的,手機卻在此時振動起來,田島掩不住滿臉的興奮抓起來一看。
  「我到了。」
  螢幕亮起的瞬間,身後就傳來輕輕的鈴聲,腳踏車的鈴聲,他來不及收起手機就回身攬上三橋的肩,說了聲「太好了──嘻嘻。」

  田島沒想到三橋真的會來。

  「有吵到你睡覺嗎?」他踩動踏板,速度沒太快,三橋不久後就跟了上來。
  「沒、沒有!」三橋猛力搖頭。
  「因為睡不著啊,不小心就發簡訊給你了,啊啊,我有帶早餐來喔!你想去哪裡吃──」田島煞住車,回身將手中的袋子拎起揮了揮,笑容比車燈還亮。
  「田、田島君決定吧。」三橋盯著田島愣了一會兒,直到兩個人的肚子都發出咕嚕聲了才忍不住笑了出來。
  「哈哈哈……我倒是知道一個好地方……走吧走吧!」田島又踩動腳踏車,三橋跟在身後,兩點光芒在天未亮的街道上浮動。

  ※

  「來,手給我。」已經爬下斜坡的田島對還在上頭遲疑的三橋伸出手。
  「……嗯!」三橋很快地握住田島的手,踉蹌了幾步幾乎要跌倒的樣子。

  然後重心下移,不穩到穩,身旁草地倏地全部往上衝,田島的眼睛乃自鼻上的小雀斑,三橋的髮色跟嘴巴吐出的氣息,以及對於秋季的涼意來說,非常溫暖的身體。

  一點意外,而兩個人突然想這樣抱著對方不放開。

  「啊…那個、對、對不起。」三橋先放開了手,往後退了幾步。
  「什麼啊三橋,走,還沒到呢──」田島一把抓住三橋的手臂,半拉半拖的兩人開始在石子路上前進,不一會兒,三橋已經肯自己走了,但田島的手還是沒放開,只是往下滑了幾吋,手掌覆上另一隻手前遲疑了零點幾秒。
  牽住了。

  「這個地方是爺爺告訴我的喔,嗯──該怎麼說呢……」田島拎著早餐的那手在空中晃了晃,好讓自己不去在意那隻微些發燙的右手。
  「一定是個很棒的地方吧!」三橋講話的力道讓他也把手收緊了,應該是兩個手掌的微血管突然相通,兩人覺得自己身上的血液都在沸騰,而脈動隆隆。
  「是啊,很棒!」田島又回頭對三橋一笑,三橋這次沒有愣住,正對著田島的臉笑了。
  換田島呆住了。

  就是那個最初讓田島感到心動的笑容。
  不同的只是,現在的心臟竟然激動到有點發疼,有點而已。



  兩雙腳掌泡進小溪裡,兩人有志一同的打了個哆嗦。
  田島把手機燈光當作照明,從袋子裡拿出兩瓶牛奶、兩顆蘋果、兩個無論形狀還是內餡都十足的大三明治。
  「現在還什麼都看不到,等太陽出來就知道了。」田島把蘋果放到溪裡搓了搓,接著把其中一顆遞給三橋。
  同時大啃了口蘋果,田島往後倒下,讓身體陷入柔軟且濕濡的草地裡,三橋還來不及反應,就被田島也拉倒了下來。
  「很舒服吧。」田島又咬了口蘋果。
  「嗯!」三橋連點了好幾個頭,露水沾上他的手肘,這樣的冰涼讓他覺得今天一定會因此投出很棒的球。
  然後兩個人都沒說話了,在什麼都看不見的黑暗裡,只有啃蘋果的聲音,一口接著一口。

  水流像電擊般觸過他們兩人的腳趾。

  「欸,三橋……」田島以這句話做了開頭。



  在逐漸轉醒的晨光裡,雖然還是很暗,但已足夠他們辨識出對方的輪廓,但已足夠他們望向對方的眼睛裡,但已足夠讓他們,找到,對方嘴唇的位置。

  太近了,三橋感覺田島的吐息撫過自己的下唇。
  太近了,田島感覺三橋的睫毛擦過自己的臉頰。

  「欸,三橋,你…接過吻嗎?」田島深深了吸了一口氣,希望藉此減慢心跳搏擊的速度。
  三橋幾乎是在下一秒以搖頭回應。他閉起眼又睜開,眼神抽離又回來,最後,定格在田島的靈魂裡。

  「田島…田島君有嗎?」
  
  田島抿了下唇然後搔了搔臉,對三橋咧嘴一笑「沒有喔。」
  然後又是沉默。

  「那──」「那要試試看嗎?」

  被咬了幾口的蘋果滾落在草地上。



  太陽終於是在遠山之間升起,但沒有人注意到。
  田島的舌尖滑過三橋的下唇,三橋的舌尖碰上田島的上唇。原本只是唇瓣相接而已,誰知道舌頭這麼輕易就探了進去,探了進去後就怎麼樣都不夠的交纏,像是另一段不經意的擁抱,意外,卻想永遠永遠永遠。

  當田島沉溺在淡淡的蘋果香與三橋的體溫時,他想起自己輾轉不眠的原因──就這麼突如其來的,那個念頭像一個闖入者,緊緊踩在自己的動脈上,心臟簡直抽痛。
  就在距離早晨不晚的那個夜晚,他滿腦子滿腦子都是──
  都是三橋。

  於是他把敵人的影帶放了一遍又一遍,好分析如何配球如何守備,那是自己不熟悉的領域,但為了甲子園,為了想要打進甲子園的自己跟三橋,為了讓自己轉移注意力──等等他是不是又想到了三橋。
  在這樣的重覆又重覆裡,田島無法忍耐的抓起外套,跨過打地鋪的哥哥們,輕手輕腳地離開了房間。

  「三橋,要不要去逛逛? From 田島」

  唇剛分開,黎明的光就切進唾沫與眼神的迷濛之間,就切進怎樣也消不了的紅潮之間。
  兩人互看著對方,然後像做了一個很有趣的惡作劇似的噗嗤笑了。

  「……是花耶。」三橋在望向田島的時候發現兩人之間的花叢,田島戳了戳他的臉要他轉身,三橋順從的轉了過去──田島的手環過他的腰緊緊抱住──然後,三橋看見了,連綿不絕的白色野花像雪點般灑滿了整片、整片的草地。

  「嘻嘻,很漂亮吧。」田島的聲音在耳邊響起。



  三橋牽著腳踏車停了下來
  田島歪著頭不解地看著他。
  他指了指田島的眼睛。
  田島順從的閉起眼了。
  他撫了撫心臟。
  田島露出笑容。
  他輕輕吻上。
  田島懂了。

  就像,另一個永恆的擁抱。













---------------------------
上面那張是shinia2004在九組畫的插圖(感動淚)
喔喔喔喔喔多美啊....////

每次都是在失眠的時候寫田三文XD
好喜歡好喜歡天然咖哩組合ˇ
謝謝看到這裡個各位。

題目:同人小說漫畫圖像 - 部落格分类:漫畫卡通

  1. 2009/05/09(土) 22:17:51|
  2. [鏡面國]大振
  3. | 引用:0
  4. | 留言:1
<<[垂涎] 給我一把大水象十七左輪連發 | 主頁 | [田三] 分一半>>

留言

等待許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員的許可
  1. 2011/07/10(日) 00:02:41 |
  2. |
  3. #
  4. [ 編輯 ]

發表留言


只對管理員顯示

引用

引用 URL
http://timefold.blog124.fc2.com/tb.php/6-5b8bbc39
引用此文章(FC2部落格用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