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抓住] 像空氣一般自然的存在


熠:

  又過了幾天無所事事的日子。
  之前跟媽媽去吃牛排,問起了自己小時候的事。
  以前的自己,是怎樣的人呢?
  「出去玩總是要衝第一,好像在逛大街似的,任何人都不能跑比妳快。」
  「很活潑啊,拍照都擺很大方的姿勢。」

  喔?那是我嗎?

  想起國中後段到高中前段的日子,那個時候覺得自己超內向、超害怕與人互動,覺得人是一種很討厭很醜陋的動物。
  其實不只人吧。
  一群生物中,總會有一兩隻被排除在外的,雖然我甚少是那個被排除的,但是站在人群中看著那些被逐出群體的個體,總會覺得很疑惑很難過。
  一群人所選擇的道路就是正確的道路嗎?
  而一個人曳著寂寞背影所走出的小道,就一定錯誤的嗎?

  如果給我一條大馬路跟一條小徑,或者,如果讓我有機會能擁抱一大群人跟緊擁一個人,我都會選擇後者。

  一條無人的小徑很舒服。
  一個單純的笑容就足夠。

  所以注定是極端的吧。要不就衝的很前面很前面(像小時候那個狂妄的自己),要不就走的很慢很慢成為最後一個(像某段時期那個封閉的自己),即使自己一個人有點寂寞。

  (畢竟某部份的自己是人來瘋啊~)

  但又如何呢?

  一個人一生中真正能放到心坎裡的朋友只要一定數目就夠了,這樣畢業時我親的人才不會太多導致自己的嘴唇酸。

  當然愛情也是一樣,只要一個肩膀就夠了。

  只要有個肩膀能忍受我就夠囉。



  長長的路,閃著光的未來,思考,走路,停頓。

  我要成為自己想成為的人。


  嗯。


                      冰禽
  1. 2009/06/19(金) 23:11:14|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2

[打雷] 墨鏡人類

熠:

  揉了揉眼睛想睡覺了。
  剛剛看見被單的網誌,好開心。
  我想要更簡單的看這個世界,畢聯又讓我朝這目標更進一步了。

  不孤獨嘎,不孤獨。

  雖然總把自己想成是個Outsider,不過其實不是嘎。

  騎著腳踏車逛馬路,吸廢氣,躲太陽。

  繼續前進嘎~~~~~~~~~~~

  加油!


                        冰禽
  1. 2009/06/13(土) 22:33:28|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0

[寫信] 你可以吸著廢氣,然後嘆息





熠:

  你好嗎?
  搬到新部落格之後第一次寫信給你。
  最近每天每天過著算充實也算頹廢的生活,充實的是畢聯會偶爾沒時間偶爾太空閒的拍片工程,頹廢的是回到家之後對著電腦拋出黑眼圈的剪片工作。
  好久沒寫一篇算是文章的東西了。
  現在在聽的音樂是Mansun的現場,與他們激昂的節奏不同,我打著字的速度像一部即將送入報廢廠的老爺車,呼、呼,你聽到那個就要過熱的引擎聲了嗎?
  拿著攝影機,在大街上奔跑著、慢走著、蹲伏著,摩托車跟卡車呼嘯而過,在眾人周邊形成一層厚厚的灰塵帶,讓每個人都看不清楚對方的表情了。
  熠,我跟你說,我曾經試圖每天都讓自己活的很快樂,可是每一天一定會有一件事情讓我,嗯,算是憂鬱嗎?
  就像在剪片的時候,我總喜歡把色溫調成日光燈的冷藍,再用一點損壞畫質的刮痕與跳點,你知道嗎,加了這些濾鏡之後,整個畫面就會變得非常不真實。
  我常常活在那種不真實中,用那些濾鏡看著這個世界。
  為什麼要出神呢?為什麼要自溺?為什麼要盯著遠方?為什麼要盯著自己的鞋子看?
  如果拍到一半的時候就往後倒在人來人往的街上,會不會頓時就離開這個灰色的宇宙?
  
  欸,熠。

  為什麼我一定要覺得非常非常寂寞不可?
  (可是你也知道我對這種寂寞是又恨又愛)

  腳上的瘀青又多了幾個,臉上的痘痘侵蝕到了下巴,頭髮變成瘋子般的長--

  揉著眼對車窗反射出的影像問,嘿,你今天又默默地看著誰?又望著沒有藍色的天空嘆了幾口氣?是不是又在做無謂的搞笑時候突然想抿起嘴什麼都不說。

  熠,你跟灰最近過的如何呢?

  (摀著心就是最舒服的沒感覺)
  (喔,那你一定快死去了。)

  阿V說人一個人平均需要十四個擁抱,那其實我一個都不需要,我所需要的只是躺在地上慢慢閉起眼發呆就夠了。

  Outsider,異鄉人,皮卡丘,盲,停止呼吸,脈動,咬唇,哭。

  沒有誰能真正了解誰的,不是嗎?

  現在Mansun唱到Wide Open Space了,讚逼逼的好聽。

  我要當個頹廢的文藝少女,怎樣,我要把自己弄得很狼狽,怎樣,我要用世界盡頭的地平線上吊,怎樣。

  熠,就像你在國中跟我說的那樣,總有一天會牽住灰的手不再放開,而我呢,只能抓住自己被汗浸濕的頭髮,瞪著遠方。

  自憐的說(鬼勒),你看,根本不會有人會喜歡我。

  那是灰曾說過的話。
  那是你曾說過的話。
  
  好吧,我得讓自己變得更忙碌,這樣才會停止思考(笑)

  熠,替我向灰問好,即使他已不在。

  愛你們,愛我。



                          冰禽
  1. 2009/06/01(月) 19:14:26|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0
上一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