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 自 燃

First, you must set a penguin on fire.

[新生] 自信重建


系迎新,9803的大家要排一場演出,二十分鐘完整。

下下禮拜初呈。

明天討論。

四十二個人。

完整的九八零三。

如果你不積極你不突破那麼你乾脆就不要讀了,我對自己說。

雖然現在腦袋空空。

空空是我劇設系室友的綽號(喂)。

劇設系已經開學了好辛苦。

我的山獄文還沒寫。

空空空空空空。

曾經說自己靈感像火山爆發不間斷。

阿咧岩漿跑去哪了......

害怕自己失去了什麼

但是同時也對自己說

這是該改變該突破的時候了

空空空空空空空。

重新裝盤。

  1. 2009/09/10(木) 23:17:28|
  2. [雲牧場]校園
  3. | 引用:0
  4. | 留言:0

[隨寫] 悶

我要記下來剛剛幾個夢中的關鍵詞,以後寫作可以用。

船。坐輪椅的老太太,髮已白,消瘦,船長。無時無刻都在證明自我的女孩,金髮馬尾,罵髒話,大膽,喜歡男孩。迷人且慵懶的男孩,黑卷半長髮,手長腳長,有點花的感覺。凱蒂佩芮。黑髮女孩,疑似跟前面的那個男孩有了孩子,等待。

千萬不要問我我在悶什麼。

我只是悶一些不切實際的東西在鍋子裡。

沸騰。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咕嚕。



實在是.....

太麻煩了(趴)



我要麻醉腦袋。
  1. 2009/08/31(月) 19:05:13|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早安] 起床了


熠:

  早安,現在是七點整(基本上是六點五十八分)。
  新買耳機中傳出的音樂是Mew的Comforting sounds,啊,剛播完要換下一首。
  在偏美的夢中醒來。(如果夢可以用刻度來衡量,壞--美,大概就是偏右的那種。)
  是什麼夢呢不想告訴你,但是我個人很喜歡。

  就像泡沫一樣。

  Diamond Dream,現在唱到這個歌詞。

  我們得樂觀活著,活得有自信且昂首闊步面對未來,最好很有勇氣,不畏困難跨越阻礙等等等.....上述只是一些正向的形容詞。
  光譜的話就是在紅橙黃如同朝日如同夕陽的那一端。

  我昨晚(也許只是今早)做的那個夢並沒有那些顏色。

  它帶著一點點小調似的憂傷(曾經在一篇未完的山獄文中用到這句話,有夠皮卡),被安裝藍綠色濾鏡的中性畫面,溫柔的刺激(洗車的泡沫濺到我們身上,然後開心的笑了),在那之前是怎樣的猶豫拉鋸思考也都不重要(前段的夢偏紫色),總之最終回歸到一種...嗯...

  時光終結的憂傷喜劇?

  但那又彷彿是無止盡的下去,只要我不醒來,不起床,就會繼續彩度亮度正常的放映下去。
  這樣說好了,決定睜開眼睛的那一瞬間是一個.....句點。又像是鋼琴曲最後的和弦,重重兩隻手一起敲下去不踩柔音踏板延長的那一種。

  就讓所有的煩憂、不安、恐懼、焦躁、缺乏安全感終結在這一刻。
  我親愛的晨光劊子手。

  總有一天是不是能說出那句話已不重要,就像誰說的,以後不重要。

  伴隨指針移動的每一秒其實都在終結什麼,tick ,tick , tick,像不像刀工很好的廚師快速將紅蘿蔔切丁時發出的聲響?

  蜘蛛網結在角落,蝴蝶死在陰影下,天空被建築物分割,音樂在耳中迴盪。
  生存著,生活著,呼吸著,心跳著。
  一條事實上並不筆直的道路。
  交錯的人影。
  誰。

  Why are we so alone even with company?

  剛剛飄過去的歌詞。

  因為終結的每一刻都是逐漸被切碎的聯繫,如果你因為時間久遠而忘記緊緊握著的話,就會從拳頭中的縫隙灑落,回頭的時候,會發現那些粉末成了一條溯回久遠時光的道路。

  那條路只有你一個人能走。

  把曾有友人出現的夢歸類。
  
  阿聞出現時通常我在現實生活中面對某種必須處理的情緒,好的或壞的,糾結或寬心的,她的出現總是很自然,彷彿一直就在那裡,通常是校園的場景,但偶爾也會出現在奇怪的旅遊景點,就像個NPC,說話時就開啟了接續的劇情。

  阿喵出現時我現實生活中似乎正面臨某種抉擇,某種重要的時刻,我跟她在夢裡總是約好在某個地方見面,有時候要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見到面,有時則是見了面後花了很大的力氣才能分開,而那些畫面通常都美得很超現實。

  阿V出現的夢則比較渾沌,應該說我精神狀態比較燦爛的時候,因為那些夢通常都很詭異沒邏輯而且....挺搞笑的。她在裡面的作用應該是指出「嘿,你正在做夢」的實際角色,通常夢到她的時候我都快醒來了。

  母親出現的夢都偏憂傷,不是壞夢,只是一些讓人暈眩的夢。
  弟弟很少出現在夢裡,但偶爾出現都是惡夢,關於失去。
  父親出現的夢也是超古怪的那種,通常都是以嚮導的姿態要帶我去某個地方,但我好像都沒有成功的跟去。

  阿囧、貓奈、老大、佳穎在我夢裡是屬於同一系的角色,通常一起出現,常常帶我一起去奇怪的地點,那些夢都很歡樂很開心,我很喜歡。

  至於最近常常在夢裡出現的那個人,有他出現的夢都是偏美的吧,就像今天,有種很夢幻、彷彿可以停格在這個畫面不要動的那種電影感。


  夢就是把幻想實現的場所吧,我想。  


  我喜歡作夢也不喜歡作夢,但不管喜不喜歡。
  我都得起床了。


  早安:)
    


  現正播放的歌詞:

  Sun will rise.  

  
  1. 2009/08/28(金) 07:42:30|
  2. [雲牧場]寫信
  3. | 引用:0
  4. | 留言:3

[糟糕] 雲好低好低就要壓下來了

  其實能力不夠還不足以給予。給予只是強制性地希望獲得什麼。會在被窩哭泣的人不夠堅強。很快地就要被拋棄了,因為一些不小心展露出來的尖刺。牆壁上長滿了嘴巴對我說對我說,你只是逕自往前衝,自以為還有人陪在你身邊,等到達某個折返點時才發現誰都不在了。

  是不是因為太閒只能胡思亂想啊哈哈。

  我的存在價值決定在我書寫的瞬間。我書寫什麼來決定自己。現在不小心往灰色的方向走去了該怎麼辦?因為不夠堅強希望聽到溫柔的話語。

  曾經有人跟我說,那是因為你對我好所以我得這樣回報。

  如果我什麼都不幹那麼是不是就會被棄置在某個角落,例如某個老師問過的問題「什麼樣的人才是有價值的?」

  那個時候我很堅定的回答:「只要還有任何一樣事物需要你,你就是有價值的。」

  老師那個時候自己修正為「被社會需要的人」,但我的意思不是這樣的,我的語意很明白,就是只要你被需要,你就為此而存在。

  因為父母還需要你的連繫,所以你就因此存在。

  因為戀人還需要你的眼睛,所以你就因此存在。

  因為在桌上的那盆植物還需要你去澆水,所以你就因此存在。

  然而,可不可以有不被需要的選項呢?

  如果沒有任何人需要你了,那你算個什麼東西?

  嗯?
   繼續閲讀
  1. 2009/08/26(水) 19:35:08|
  2. [雲牧場]心情
  3. | 引用:0
  4. | 留言:0

[隨寫] 腳趾甲謳歌

曾經與霉菌和迷人的臭氣相依

溫柔擁吻拇指的厚繭

你環島旅行蹭出來的


還有月牙灣的笑

是最健康的給予


曾經以為一輩子

用血與肉黏合著的

在子宮裡就約定好的


即便我灰去

我崩裂

我碎


所有的前提都是你的主動傷害

因為癡隨你狂奔

迎接你撞擊

太熱情滿身青紫色的印記

是的


終究傻傻糾纏你的神經

(好像偷牽小手的第一次約會)

冬日的樹梢的殘葉

十年以上的3M掛鉤 (曾負荷過重的情感)

就要斷裂的弦

園丁無情的扯住雜草的根

你是園丁


就讓我們慢慢疏離

漢森與葛萊特灑麵包屑似的慢慢剝落

(我還想找到回家的路)

這樣你就不痛

也不會流下任何血


然而你總是太性急

就像差點跌下山谷的那夜

我承接了你的死去


你就揪著我的髮 我的手臂 我的

指甲


摘取禁果的畫面

被什麼液體

污得模糊不清






掉落
繼續閲讀
  1. 2009/08/25(火) 19:30:38|
  2. [血果字]詩
  3. | 引用:0
  4. | 留言:3
上一頁 下一頁